南方有甜 作品

第820章 可以重新开始

    陆寒时点头,“只记起来了一些画面……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三年前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因为不想要再回忆一遍当时的痛苦。”唐初露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男人,甚至眼里面还含着淡淡的笑意,但陆寒时却看得心里一阵刺痛。

    她越是用这样云淡风轻的表情,他就越觉得她三年前肯定受了很多的苦,甚至一度活不下去的那种磨难。

    他握紧了拳头,忽然沙哑着声音看着面前的女人,“露露,如果我能保证我的余生可以让你和唐甜甜安稳无忧,我可以给你一段没有任何杂质的感情和婚姻,能够给你这世界上最有保障的物质,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永远不会变心,永远属于你一个人,你想要我身上的一切都可以拿去,无须任何请求,只要你一句话,我拥有的任何事物全部都属于你,你愿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

    “不管我曾经做错了什么事情,我们可不可以重新开始?”

    他说这话的时候无比认真,背对着光,外面的场景昏暗,他的五官在光线的衬托下越发深邃,高挺的鼻梁下面是一点暗淡的阴影,精致俊朗。

    唐初露的眼神明明灭灭,就这么看着面前的男人,什么话都没说,过了很久才抿了抿嘴角,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可以。”

    她这两个字落下的那一瞬间,男人眼里本来深如浩瀚海洋的眸色像是被夜空中一点烟花点燃,升起点点无法忽视的亮光,在她的眼中璀璨起来。

    那一点光线还未来得及壮大,接下来又听到唐初露淡淡的声音说:“可以重新开始,我们各自重新开始。”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她说的重新开始是这个意思。

    男人眼里的光芒就这么猝不及防地熄灭,那本来犹如一块完整镜子的眼眸瞬间炸裂出一丝缝隙,一点一点地顺着他那双好看到过分的眼睛迸裂开来,像是散落四周的碎片,有些伤人,那点缀的寒光反射着唐初露的视线,她甚至都不愿意看旁边的男人一眼,云淡风轻的模样像是真的已经完全放下。

    陆寒时根本说不出任何话来。

    唐初露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这么受伤的样子,不管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从未见他这般失落无奈,只是看了一眼就不愿意再继续看下去。

    曾经最难过的时候,她也曾发誓要让陆寒时尝尝她当年受到过的苦楚,可当两个人真的地位反转的时候,她却感觉不到任何畅快,只觉得悲伤,又或者准确的说是一种悲哀。

    这世界上关于爱情的猜想从来没有停止过,各种各样,五花八门,有人痛恨,有人怀疑,有人轻视,也有人用尽毕生追求,因为这东西太美好,却又太难得到,得到之后又很难保持,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痴男怨女。

    她痴过,也怨过,现在是不是应该放下了?

    唐初露闭上眼睛,越发不愿意去看身旁的男人。

    事到如今,也必须该放下了。

    ……

    “所以她放下了,你还没有放下?”莫归暝以前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和陆寒时喝酒,两人在包厢里面相对而坐,他看着对面的男人喝了一瓶又一瓶,却丝毫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反而好整以暇地在一旁看好戏。

    他已经很久没有纯粹地坐在包厢里面和谁喝过酒,大部分他出席的局面他都是那个地位最高的人,又或者是一群人里面的上位者,他们都需要顺着他的意思把他摆在最高处,对他马首是瞻,像这种纯粹顺着旁人心情的场合对他来说几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陆寒时没说话,他的眉眼肉眼可见的阴沉,像是笼罩着一层乌云,眼里面本来就结着一层冰霜,如今看上去更加拒人于千里之外,让人无法靠近。

    莫归暝早就熟悉了这样的眼神,他们两个都是这样的人,倒也不觉得有什么。

    他给自己倒了杯酒,如果不是许清嘉今天勒令他不许留在她那里,他也没有这个闲工夫来陪陆寒时喝酒。

    许清嘉不怎么喜欢他身上有太重的酒味,以前他们两个结婚的时候,他就发现每一次他回到家如果喝了很多酒的话,许清嘉对他就不会那么热情,虽然依然是温柔地等着他,给他煮醒酒汤,晚上也会起来查看他的情况,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但他能够明显感觉到她对他是有些排斥的。

    以往他们两个睡在一起的时候,许清嘉总是会偷偷地躺在他的身边,躺得再近一些。

    她以为他不知道,其实很多个夜晚他都能够察觉到她的小动作,两人一年的婚姻里面虽然是相敬如宾,但该做的事情一件也没落下。

    他不怎么排斥和许清嘉之间的亲密,但他以前和祁妙交往的时候,祁妙甚至连牵手都需要先经过他的同意,所以他自己都有些诧异,他当时为什么没有制止她的靠近,反而任由她做那些小动作,让许清嘉以为他没有发现。

    她几乎每个晚上都会等他回来,可只要他身上沾了酒气,她就会自动离他远一些,整个晚上都安安分分的,不会越雷池半步。

    这也是他那个时候很少见的发现许清嘉身上的一个习惯,那就是她很讨厌酒味。

    他当时没有细想,只当她矫情,但现在想来他却知道了一些蛛丝马迹,也许是因为她当时做服务员的时候,因为酒这个东西吃了不少苦头,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许清嘉就是被一个假装醉酒的客人欺负,所以她才对这个东西这么敬而远之。

    想到她,他的思绪有些飘散,忽然听到对面的男人嗤笑了一声,声音冰冷地嘲讽他,“你比我好到哪里去?连家门都进不了。”

    莫归暝的眉眼顿时冷沉下来,扫过陆寒时。

    见他眸色依然清冷,没有染上一丝醉意,整个人清醒得好像没有喝酒,倒是没跟他见识。

    他抿了口酒,微微挑眉,“我跟她之间有儿子也有女儿,而且关系很好,你觉得她能把我关在外面多久?第二天还是得乖乖打开门让我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