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est 作品

第116章 蓬莱

    “至于姑娘,确实也有些事要劳你相助。”

    这一夜里,群星闪烁,圆月微缺,周翡做梦似的经历了一番生死,还偶遇了一位传说都传不真切的人,然而永州城里却远不像水面上那样平静。

    早在楚天权的大队人马现身时,李晟便感觉不好,当时场中一片混乱,霍连涛一死,这帮“英雄豪杰”便好似成了没头的苍蝇,只会晕头转向地跟着人跑。

    楚天权固然危险,但那水榭中小小年纪的赵明琛怕也不是什么善茬,那两波人勾心斗角,倒要将这些个不明就里的江湖人卷进来当炮灰。

    李晟一边在心里将交代一声就跑了的周翡骂了个狗血淋头,一边叫杨瑾看好吴楚楚和李妍,朗声说道:“北斗诡计多端,诸位!诸位听我一句,谨慎行事,先保存自己要紧!”

    然而除了刚开始跟着他布阵阻截丁魁的那一小撮,其他人都被“国仇家恨与江湖大义”冲昏了脑袋,义无反顾地卷进其中拼杀,谁会听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人敲退堂鼓?

    李晟喊了好几声,嗓子直冒火,依然于事无补。

    杨瑾带着李妍和吴楚楚赶过来同他汇合,说道:“神医救不了找死的,别管了!”

    李晟一咬牙:“跟我来!”

    李大公子本就心思机巧,同冲云子学了数月的齐门阵法,虽从未拿出来用过,却好似天赋卓绝,一点就透,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将一帮跟着他的陌生人指挥得团团转,硬是看准了北斗黑衣人包围圈中的一但薄弱之处,三下五除二带人杀了出去。

    他们前脚刚冲出去,身后便传来激烈的喊杀声,众人回头望去,刚好见到无数人马从后山中冲出来的那一幕。

    李妍莫名其妙道:“什么意思,援军?那咱们还跑什么?”

    不少人同她一样疑惑,纷纷驻足观望。

    杨瑾惯常皱眉不满道:“你们中原人……”

    李晟远远望去,见那山上冲下来的人分了几路,井然有序,远近配合,端是厉害,可不知为什么,他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

    这时,好不容易将气喘匀了的吴楚楚却忽然道:“不,走,快走,那必是军中之人,不知是谁麾下的人马,未必是好意!”

    李妍奇道:“不是那个康王带来的吗?”

    吴楚楚脸上没什么血色,话却仍说得十分清楚:“康王天潢贵胄,君子不立围墙,倘真埋伏了那么多人等着伏击楚天权,方才必然不会自己露面。我从终南一直被朝廷派兵追杀了一路,你们相信我!”

    李晟看了她一眼,当机立断:“走!”

    跟着他们跑出来的有七八十人,兴南镖局那一帮是主力,还有一些不知是什么门派的与本就在外围看热闹的行脚帮弟子。

    跟着李晟的这一帮人是最早逃脱的,方才离开不过几里,便听身后传来巨响,那山庄中竟然火光冲天,李晟心里狂跳,来的不知是何方势力,显然是要将他们一锅扣在里头。

    这时,朱晨上气不接下气上前一步,抓住李晟的袖子,问道:“等等,周姑娘呢?周姑娘是不是还在里面?”

    李晟脸色一白,却听旁边杨瑾嗤笑道:“她?到如今七大北斗,除了死的早的,她挨个都交过手,青龙主本人都是折在她手上的,你死了她都死不了,放心吧。”

    李妍怒道:“杨黑炭,你说的是人话吗?敢情不是你姐!”

    李晟虽没像她一样说出声,心里却道:“敢情不是你妹。”

    “你们先走,”李晟想了想,冲杨瑾一抱拳道,“杨兄,劳你费心,暂且代我照看,我回去看看。”

    杨瑾皱眉道:“周翡说城外碰头,你回去没准会错过她,还容易陷在里面。”

    李妍:“我也……”

    “你滚一边去,别添乱。”李晟对她就不那么客气了,不耐烦地扒拉开李妍,又对说道,“就我一个人,脱身也容易,随便摆个石头阵就能藏一阵子,找不着我再回来,城外碰头。”

    他说完,便要往回赶,朱晨见了,立刻便跟了上去,兴南镖局一帮人见了,全都大惊失色:“少主!”

    “哥!”朱莹忙抓起峨眉刺追了出去。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一个黑影突然冒出来,一把抓起朱莹,李妍惊呼一声,同时,杨瑾断雁刀一横,刀鞘打了出去,来人武功显然一般,眼看躲不开他这雷霆一击,却又有人大笑一声,飞身上前,抄手一抓,竟“笃”一下,将那断雁刀鞘抓在了手里。

    杨瑾瞳孔一缩,抓了他刀鞘的人是丁魁!

    原来抓了朱莹的正是那日在客栈找兴南镖局麻烦的玄武派门下之一,被周翡削了一条胳膊,当时见机快,侥幸留了条命,跑回了丁魁身边,这会跟着玄武主从那山庄中趁乱撤出来,一眼瞧见了兴南镖局的软柿子,当即便起了歪心思,想起要兴风作浪。

    丁魁被楚天权摆了一道,拿到手里的慎独方印得而复失,还折损了不少人手,丧家之犬似的仓皇离去,心里别提多晦气,那独臂的玄武黑衣人抓小鸡似的将朱莹拎到丁魁面前,涎着脸冲他献宝道:“主上,咱们这回不算无功而返,这丫头可是个祸害,也害了咱们不少兄弟性命呢。”

    朱莹面貌姣好,丁魁知道手下人是什么意思,闻声斜着眼打量了她一眼,感觉形容尚可,便意味深长地笑了。

    朱晨血气上涌,抽出佩剑,回身便向那独臂人刺去:“你敢碰我妹妹!”

    不等李晟出言阻止,兴南镖局更是群情激愤,一拥而上。

    李晟:“……”

    他娘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来他还走不了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