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est 作品

第88章 生机一线

    谢允是个虽然没事自己乱、但临危时一般不失条理的人才。

    满城披甲执锐之师,他手中有满城惊慌失措的百姓,几十个不听调配的江湖小青年,以及一位来去如风、刀锋锐利……但时而不辨东西的本地女侠。

    然而即便这样,谢允愣是让周翡打了个迅雷似的急先锋,之后利用小巷和沿途空出来的家宅打掩护,小手段层出不穷,将大多数人全须全尾地带出了周翡一把刀撕开的包围圈。

    无论是江湖人还是普通人,在极端情况下都能发出最大潜力,除了行动不便的老人和腿短的孩子被几个弟子背在身上,其他人撒丫子往南方密林中狂奔而去,伪朝官兵追出了数里,终于吃了“强龙不压地头蛇”的亏,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消失在大山深处。

    小镇上,北端王曹宁听闻这消息,倒事不怎么意外,只是有点失望地将茶杯放下。

    过度的肥胖似乎给他的骨头和脏腑造成了极大的压力,这使他一举一动似乎都十分小心,反而有种静止的优雅。

    陆摇光跟寇丹对视一眼,没敢接茬。

    “果然还是跑了,他们突袭那宗祠的时候我就有这个预感。”曹宁叹了口气。

    陆摇光道:“下官有一事不明,殿下当时以身犯险露面,难道是为了诱捕那胆大包天的女娃子吗?”

    “女孩子?”曹宁笑了起来,“我对女孩子不感兴趣,女孩子见了我通常只会恶心,有一些教养不好的会让我也跟着不高兴,至于那些懂得跪在地上温柔讨好的女人又都太蠢,伪装一拆就破,她们的眼神、一颦一笑中都会明明白白地泄露出真实的想法——比如觉得我是一头猪,看着倒胃口。”

    陆摇光无法就这句话找出可以拍马屁的地方,颇为憋闷。

    幸亏,北端王没有就此展开讨论,很快便说回到了正事:“我感兴趣的,是寇楼主提到的另一个人,此人应该也在下山的队伍中,听你描述,此人相貌做派我都觉得有点熟悉,很像是一位故人。”

    陆摇光和寇丹对视一眼,寇丹微微摇头,显然也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位。

    曹宁却不往下说了,只是笑眯眯地吩咐道:“罢了,缘分未到,依计划行事——此地太潮了,先给我温壶酒来。”

    周翡派出几个弟子前去探查追兵,虽然没割到曹宁和寇丹的脑袋,但她扫了一圈自己捞出来的人,还是颇有成就感,忍不住扶着旁边一棵古木喘了口气。

    跟她一样松了口气的弟子不少,众人大多不明就里,虽然跟说好的不一样,但仅就成果来看,还以为这是一次大成功,纷纷不怎么熟练的推拒起乡亲们的拜谢。

    周翡闭了闭眼,感觉这一次与敌人“亲密接触”让她心里的疑虑少了不少。

    这么顺利,不可能有叛徒吧?

    “内奸”之说果然只是谢允的疑神疑鬼,根本没发生过,幸好当时没有直接撤。

    不料她心里方才亮堂一点,就看见谢允捏着一根小木棍蹲在一边,一脸凝重。

    周翡一见他这脸色,心里立刻打了个突,神经再次绷紧起来:“又怎么?”

    谢允沉声道:“我们出来得太顺利了。”

    顺利也不行?

    是不是贱得骨头疼!

    谢允将小木棍一扔,诈尸似的站了起来,就在这时,有个弟子大声叫道:“周师妹,你快看!”

    周翡随着他手指方位蓦地抬头,只见四十八寨的东半山坡上浓烟暴起,竟是着了火,并且不止一处。

    周翡讶然道:“他们提前攻山了?不……等等!那个曹胖子不还在镇上吗?”

    她话音未落,便听见东坡响起隐约的哨声,山上岗哨显然反应非常及时,林浩接过她的信,知道东边是重点战场,因此并不慌乱,山间火光很快见小,不过片刻,便只剩下黑烟袅袅。

    由此可见,东坡的防卫比平时重不少。

    可过了一会,周翡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浓重——怎么没动静了?

    谢允眉心一跳,低声道:“不好。”

    他话音未落,成群的大鸟突然自西边飞过来,一拨接一拨,依周翡他们的位置,看不清山中端倪,只听见鸟叫声凄凄切切,锥心啼血似的,周翡的眼角跳了起来——即使她从未到过两军阵前,也知道那日谷天璇和寇丹突袭洗墨江的时候,山中没有这么大动静的。

    也就是说去西边的绝不只是那几十个北斗!

    那么方才东坡的火是怎么回事?

    敌人试探四十八寨防务吗?

    周翡他们一边搜寻敌军主帅所在位置,一边随时给寨中送信,他们先前都以为北斗做先锋只是个幌子,不管北斗从何处出现,敌军主帅所在才是重头戏,谁知道北端王竟然亲自留在一个鸟不拉屎的镇上,拿自己当幌子!

    倘若林浩听了她的话,讲防卫侧重放在东坡,那……

    谢允的怀疑竟然是对的。

    从下山开始,他们的行踪对于敌人来说就是透明的,所有传往山上的消息都同时落入了另一个人的耳朵,北端王曹宁利用他们作为攻寨的敲门砖!

    如果北端王露面的那一刻,周翡便立刻信了谢允的判断,立刻传话回寨中,或许有一线的可能性能赶得上——

    如果她没有那么盲目的自信,如果不是她自作聪明……

    旁边有个弟子惊骇地喃喃道:“阿翡,怎么回事?这……这是出什么事了?”

    周翡耳畔“嗡嗡”作响,说不出话来。

    谢允猛地从身后推了她一把,周翡竟被这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手推了个趔趄,撞在旁边一棵松树上,吴楚楚塞给她的鸡零狗碎都在怀里,正好硌在了她的肋骨上。

    谢允一字一顿道:“你要是早听我的……”

    周翡一瞬间以为他要指责她“早听我的,哪至于这样”,这话无异于火上浇油,她胸口一阵冰凉。

    谁知谢允接着道:“……也不会当机立断派人送信的,因为你肯定会发现自己无人可信,你会首先带人撤出城中,再自己亲自跑一趟,这一来一往,无论怎样都来不及,懂吗——否则你以为曹宁为什么敢大摇大摆地从你面前走过?”

    周翡狠狠一咬嘴唇。

    她仿佛已经听见山间震天的喊杀声。

    曹宁数万大军,就算四十八寨仰仗自家天险和一众高手,又能抵挡到几时?

    何况林浩收了她的消息,这会根本来不及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