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est 作品

第67章 备战

    周翡尚未成为一个英雄,已经先体会到了穷困潦倒的“末路”之悲,不过她这当事人都还没来得及表态,那位变脸如翻书的霓裳夫人却忽然莫名暴怒道:“放肆,你当我羽衣班随便欺负吗?”

    行脚帮的领头人同时喝住那黑炭:“阿瑾,说得什么话!”

    那杨瑾虽然明面上是“雇主”,但见他与行脚帮领头人说话的样子,似乎更像个十分相熟的后辈,他皱着眉,先用“关你鸟事”的眼神扫了霓裳夫人一眼,没开口反驳,看起来居然还有点委屈。乐—文

    领头人顿了顿,冲霓裳夫人道:“少年人冲动,夫人勿怪。咱们岂敢在羽衣班造次?我想这位姑娘既然手持南刀,必然不凡,一诺未必千金,也肯定不会做出随便爽约之事,咱们大可以另约时间,另约地方,您看……三天之后如何?”

    他说话十分狡猾,言语间仿佛周翡已经答应了跟杨瑾比武,谢允担心她被行脚帮的流氓绕进去,正待插话,周翡却先开了口。

    周翡自从见过了仇天玑和青龙主,是不惮以恶意揣度一切陌生人的,她才没有山川剑那么宽广如海的好心胸。

    她心里快速地权衡片刻,直接对比武的事避而不答,只说道:“四十八寨收留无数走投无路之人,为此,李家父子两代人搭了性命进去,留下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小遗孤——就是被你们扣下的人。你们一群自诩……”

    周翡微微一顿,抬起下巴,目光在杨瑾和那一群行脚帮的人脸上扫过。

    她刚开始说的话,本意是抬出四十八寨狐假虎威而已,谁知说到这里,她却不由得真情实感起来,十多年前,那个在她记忆里留下最初一抹血色的背影悠忽间在她眼前闪过,周翡心里那一点因名不副实和被迫装腔作势而产生的荒谬感,就这样被突如其来的悲愤冲开了。

    “你们一群自诩身怀绝技、门路遍天下的英雄豪杰,居然为了这一点无冤无仇的名分之争,就出手扣下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子。”周翡接着说道,“好,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今天的事我记住了。”

    谢允暗自以哂,知道自己是多虑了。

    和周翡相处时间长了,他总是忘了她在华容城中只身行走于两大北斗之间的丰功伟绩,总觉得她天真,也忘了天真未必是傻。

    所谓“天真”,大概只不过是在狭窄背光的地下暗牢里,明明四面楚歌,明明听懂了“此地危险”,还是执意将一袋乱七八糟的药粉顺着墙上的小窟窿塞过来吧?

    谢允适时地点点头,在旁边替周翡找补了一句,说道:“可不是,有羽衣班和老朽在,这故事还能连说再唱,今天这事她记住了,明天全天下都会知道——老板娘,你的姑娘们敢不敢开口,怕不怕‘朋友遍天下’的行脚帮杀人灭口啊?”

    霓裳夫人闻言大笑道:“能听得懂我曲子的男人们十几二十年前就都死绝了,剩下的不过是些多张了一条腿的龌龊浊物,多说句话都嫌脏了舌头,老娘早就活腻了,有本事就拿着我的人头上北边去,伪帝脚下狗食盆子还空着俩呢!”

    杨瑾好像不太会说话,一时有些无措。连行脚帮的人也十分意外——南刀是何许人也?少年人初初成名,生来是名门之后,手上刀法又厉,先前只是想着这位传说中的“南刀后人”可能跟杨瑾差不多是一路货色,有人约战,再稍微搓把小火,必定得愤然应邀,至于那李家的小姑娘,留她好吃好喝地住几天,再送走就是了。

    不料对方全然没有一点应战的意思,还三言两语间让场面落到这么个地步,杨瑾和行脚帮的领头人一时间都有些骑虎难下——行脚帮一向消息灵通不输丐帮,大概怎么都想象不到,他们数月以来听得神乎其神的这位后起之秀全然是个“误会”。

    周翡的情绪本来有些失控,不料猝不及防听了霓裳夫人一句绯色飘飘的话,她的悲愤顿时又烟消云散,心大地开起了小差。

    “什么?”她诧异地想道,“十几二十年前就死光了……不,她有那么大年纪吗?完全看不出来啊!”

    好在旁边还有个靠谱的谢允,谢允丢下杨瑾不理,只问那行脚帮的领头人道:“阁下贵姓?”

    领头人颇有些灰头土脸:“不敢,小人免贵姓徐。”

    “徐舵主,”谢允点点头,“好,既然你说三天之内,那我们三天之内必须见到李姑娘好好的站在这,要不然……徐舵主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看着办。”

    杨瑾急了,冲周翡道:“你不敢应战吗?”

    周翡飞快地把溜号儿的神智拖回来,超常发挥了一句:“就凭你办出来的事,人人得而诛之,应战?你配?”

    霓裳夫人一摔袖子:“说得好,送客!”

    说完,她伸手拉住周翡,手下几个女孩子上前,不由分说地便将徐舵主等人关在了门外。

    被关在外面的人怎样就不知道了,反正经过这一场混乱,周翡他们从蹲在后院卖戏的穷酸变成了上座的客人。

    霓裳夫人好像有千重面孔,刚开始一身风尘气,楚楚动人。

    随后面向外敌,她能说翻脸就翻脸。

    翻完脸,关门打量着周翡,她的桃花眼不四处乱飘了,纤纤玉指也不没完没了地搔首弄姿了,甚至勉力从一身上下找了几根尚且能撑得住门面的骨头,人都站直了几分。她好像个喜怒不定的女妖下凡,摇身一变,成了个宜室宜家的贤惠女子。

    霓裳夫人用一种近乎慈祥的和颜悦色对周翡说道:“你是李家后人?弟子?”

    周翡一点头,含糊地说道:“算是。”

    “跟李大哥不太像,”霓裳夫人也没追问,看了看她,“我以为李大当家会选一个男孩……至少看起来壮实一点的传人。”

    周翡想了想,低声道:“要都以‘天生’的资质为准,看着不行就觉得真不行,那世上的人大概都只能止步于学语学步了,毕竟刚生出来的小孩看起来都挺笨的——另外我也不是什么南刀传人,那都是以讹传讹的,我只不过才刚学了一点皮毛……”

    她还没解释完,霓裳夫人忽然捂着嘴笑了起来。

    周翡愕然地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哪里可笑。

    “我刚还说一点都不像,谁知这会就说嘴打脸,你这神态真是跟他一模一样,”霓裳夫人笑道,“我刚认识李大哥的时候,也就和你现在差不多大吧,还年轻得很呢,我们一大帮人机缘巧合结伴而行,问他是什么师承,他也不太提,就轻描淡写地跟人家说‘没什么师承,祖上传下来一套刀法,还没大练熟’,我还道这是哪来的乡巴佬,自家刀法没练熟就出来现世,谁知……哈哈,他头一回出手的时候,我们都快被吓死了。”

    周翡干笑了一声。

    李徵脾气温厚,虚怀若谷,他说“没练熟”,那必须是谦虚……别人居然当真了。

    到了她这,破雪刀却是真的没练熟,这分明是没有一点水分的大实话,可愣是没人信!

    天理何在?

    谢允冲她挤挤眼,周翡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谢允见周翡一脸说不出口的郁闷,便很仗义地替她打断了霓裳夫人对锦瑟年华的追忆,并且只用了一句话。

    他问道:“看来霓裳夫人和当年几大高手交情甚笃的事是真的了?”

    此言一出,霓裳夫人就跟给按了什么开关似的,立刻就住了嘴。

    她弯起来的嘴角还盛着笑意,眼神却已经暗含了警惕,冲谢允温声道:“我说了,一片金叶子不够,你那一袋都不够,千岁忧先生,没有筹码,你就别再刺探了,咱俩也算是旧相识,你该知道,世上没人能撬开我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