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est 作品

第65章 卖戏

    “假如你说话靠谱……”

    马车辘辘地往前滚着,拉车的马屁颠屁颠地迈着四方步,周翡把谢允独霸的车夫宝座抢走了一半,手里无意识地玩着一根马鞭,全无心欣赏沿途灵山秀水,面色有些凝重。

    谢允抗议道:“我说话本来就靠谱,你见过几个人能像我一样,满天下的大事小情都如数家珍的?”

    耳朵长嘴碎有什么好骄傲的?

    周翡没心情跟他打嘴皮子官司,摆摆手,简单粗暴地说道:“按着你那个‘层次’的说法,我顶多是个二流货色。”

    谢允哼了一声,接道:“状态好的时候能算。”

    周翡翻了个白眼:“你听见那说书的把我说成什么了?”

    谢允摇头晃脑道:“连跳两级,技压顶尖高手,直接奔着一代宗师去了——别的宗师不值一提,个个胡子一把孩子一帮,在青春貌美这点上就远不及你,听得我都快给你跪下了,大侠,小的以后不干别的了,专门给你赶车行吗?你打算什么时候上天把玉帝那老儿捅下来?”

    吴楚楚莫名其妙地掀开车帘,探出头来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呃……不对,你们俩又开始说话了?”

    谢允头也不回地说道:“我们在说一代名侠‘周断刀’的故事。”

    周翡:“……信不信我把你踹下去?”

    “不信,”谢允有恃无恐道,“把我踹下去,周大侠能把马车赶到南疆去。”

    周翡:“……”

    谢允仍不肯见好就收,没完没了道:“就你这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大侠’啊,到时候弄不好真得去要饭。对了,大侠,你会唱‘数来宝’吗?要不然我临时教你几句?”

    周翡忍无可忍,一脚扫了出去,谢允就好像一片灵巧的树叶,轻轻地“飘”了出去,在半空中打了个惊险又好看的把式,风度翩翩地掠上了车顶,好整以暇地往下一坐。

    吴楚楚下意识地伸手盖住自己的脑袋——怕他老人家将车顶坐塌了。

    周翡重重地在马身上抽了一鞭,也不知她是赶得不得法,还是拉车的驽马屁股上有老茧三尺厚,怎么也不肯再加速,那马死猪不怕开水烫地扭了扭,依然是不紧不慢地往前溜达。

    周翡怒道:“这其实是踩了高跷的驴吧。”

    她听了歌女那段耸人听闻的“武林轶事”,足有好几个晚上没睡好,一会梦见北斗四圣凑了一圈太极八卦来围攻她,一会梦见她娘拿腰粗的鞭子把她当陀螺抽,抽得她足足踮着脚转了好几百圈,第二天睁眼醒了还在头晕眼花。

    可是这么没烟儿的谣言究竟是怎么传出来的?

    周翡忽然皱皱眉,想出了一种可能性,问车顶的谢允道:“你说会不会是沈天枢在背后阴我?”

    “怎么阴?”谢允的声音从车顶上传来,“昭告天下,说自己败在了一个黄毛丫头手上?”

    周翡:“……”

    也对,沈天枢他们那帮成名已久的大坏蛋,干不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再说大动干戈地对付她一个无名小卒,也实在没什么必要。

    谢允又慢吞吞地说道:“你不经常在江湖上跑,可能不太清楚,大家伙对北斗积怨很久啦,每隔十天半月,就有一条贪狼星被个什么野孩子打得满地爬的谣言,连沈天枢自己都计较不过来了,一般不会有人当真。”

    周翡奇怪道:“谁闲得没事编这种谣言,有意思吗?”

    “有啊,”谢允十分逍遥地晃荡着两条长腿,“所有人都在泥沼里愤世嫉俗的时候,总是希望能有个英雄横空出世的。不过呢……你的情况特殊一点,巧就巧在青龙主真死了。”

    三春客栈旁边鱼龙混杂,谁也不知道窗户缝后面有多少个伸着脖子看热闹的,周翡在三春客栈跟九龙叟大打出手确实闹了好大动静。

    后来在衡山,除了他们仨和殷沛,其他人都死在密道里了——殷沛连自己姓殷都不想承认,想来也不会大庭广众之下造谣或者澄清什么。

    反正破雪刀真的在三春客栈出没过,没多久青龙主就不明不白的死了。

    从局外人的角度一想,好像还真有点像真的。

    华容的事想必大抵是道听途说,三春客栈的事却能以讹传讹。

    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人,真敢单挑青龙主,赢了人头后飘然而去……那她挫败沈天枢的事听起来顿时显得真了不少。

    周翡干巴巴地说道:“我娘肯定会打死我的。”

    谢允从车顶上探出一个头来:“你还有心事想你娘?唉,真是不谙世事。阿翡,我劝你啊,从现在开始夹起尾巴做人,能不动手尽量别跟人动手,在回蜀中之前也尽量装死,让他们传去,只要你不露面,不闯新祸,他们过一阵子就忘了。”

    周翡想得比较简单,她倒不是怕别的,主要李瑾容都一直说自己没得到破雪刀的真传,她自己不过学了一点皮毛,就整天让人“传人传人”的叫,感觉还不够给祖宗抹黑的,因此当时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谢允的话。

    可能是前一段时间过得太惊心动魄,接下来的一段日子简直堪称太平。

    谢允写完了他那出荒谬的新戏,周翡则终于把马车赶顺溜了,吴楚楚也越来越没有大家小姐的矜持。

    不知是不是突然有了来自外界的压力,周翡好像是个临时抱佛脚的学童,每天胆战心惊地担心别人揪住她“考试”,只有抓紧一切时间,不分昼夜地磨练起她的破雪刀来。

    连吃饭的时候她都不闲着,周翡时常吃着吃着眼睛就直了,一眨不眨地盯着筷子尖。

    谢允将筷子伸过去,十分手欠地在她眼前晃了晃:“哎……”

    周翡想也不想,手腕一翻,便以木筷为刀,一招“分海”敲了过去,谢允的筷子应声而折。

    谢允:“……”

    吴楚楚只好忍无可忍地出面调停:“食不言寝不语,打架也不行!”

    当然,周翡也没有太过躲躲藏藏,毕竟,没人猜得到所谓的“南刀传人”长成这样,在一路上越发千奇百怪的江湖谣言中,周翡的形象已经从一位“五大三粗扛大刀的女侠”,变成了“青面獠牙一掌拍死熊的大妖怪”。

    一路平平安安地到了邵阳,谢允的“寒鸦声”正式完稿,三人也便安顿下来。

    傍晚时分,谢允动手给自己改头换面一番,他给自己贴了两撇小胡子,还不知怎么涂涂抹抹了几下,在脸上弄了几道皱纹,一转身,他就从一个翩翩风度的公子哥打扮成了一个满口“呜呼哀哉”的中年书生,惟妙惟肖,几乎是大变活人。

    谢允酸唧唧地整了整自己的领子:“现在老朽就是‘千岁忧’了,怎么样?”

    周翡如实评价道:“你要是往小碟子里一躺,吃饺子的时候可以直接蘸。”

    谢允拿扇子在她头顶一拍:“丫头无礼,怎么跟老爷说话呢?”

    周翡伸手拨开他的狗爪。

    她也不是头一回给人装丫头,在王老夫人身边的时候还能蹭马车坐。可是老夫人身边带个小丫头正常,一个浑身上下写满了“大爷文章天下第一”的酸爷们儿身边也带个小丫头……那不是老不正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