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蜉 作品

第473章 造纸印刷

    太常刘焉的府中,刘范跪坐在刘焉的面前,详细的回答这刘焉的问题。

    “全部都赶出来了?”刘焉愤怒的说道。

    “是啊,父亲早前安排在铁庄的人,全部都被刘协赶出来了。”刘范大声说道。

    “铁矿枯竭的迹象也被看出来了?”

    “是。”刘范回答。

    “废物,废物。”刘焉怒不可泄,原本想用一个即将报废的铁矿,换的刘协的好感,让刘协不在追究天香阁刺杀之事。

    可是弄巧成拙,不但自己安排在铁庄的人被赶出来了,而且,铁矿枯竭的事情,也被这小子看出来了。

    这小子当场杀了刘军,难不成这是在警告我?

    刘焉想到这里,脸色异常难看。要是刘协捣乱,自己无法拿到益州的控制权,这些年在益州投入的精力就白花了,自己留在洛阳,不但要受皇帝的气,还有迎合宦官、外戚,想想都是气。

    “父亲,要不要······”刘范把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杀刘协?笑话,老子一个天香阁,一个黑衣社都没能杀掉刘协,就你这个废物,也想杀掉刘协。弄不好,老子还没去益州,就被皇帝送去阎王哪儿去了。

    “不,你速去布店,收一百匹丝绸回来,然后给二殿下送去。你亲自去,尽量不要带其他人,要做到很诚恳的样子,千万别再出乱子了。”

    “诺。”刘范想不通父亲这么能干一个人,为什么要向刘协这个小娃娃低头。但是,刘范不敢忤逆刘焉,只好老老实实的按照刘焉的要求去做。

    天气很好,刘协从书房回来,拿着鱼竿去小王庄钓鱼。冬天的鱼非常肥美,做出来的菜非常好吃。

    “殿下,刘范公子送来一百匹丝绸,都是上好的货色,而且态度非常好。”潘颖在刘协的耳边说道。

    “哦,去告诉范公子,就说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别放在心上。”刘协笑了笑说道。

    这个刘焉,还真够大方的,一百匹丝绸,可是一大笔钱财,通过小胖的商队,送去西面,刘协可是能够赚取一大笔。

    这个刘焉,比起何进,聪明不少。知道什么时候放手缩脚,也知道本皇子想要什么,要是刘焉的寿命够长,恐怕会是东汉末年一个了不起的枭雄。

    “哦,这刚钓起来的两条鱼,给范公子送去,就说是本皇子刚刚钓起来的,送给太常尝尝鲜。”刘协笑笑,反正刘焉也死在自己前面,二人没什么交锋,不如各干各的,不不干涉。

    ******

    时间在飞速流逝,东园的白酒每天都由产出,与现在市场上的酒比起来,完全是另一个概念。

    不过现在刘协有些后悔了,因为刘协发现,许褚和典韦时不时偷喝第一次加工出来的白酒,甚至有时候把控不住,多喝了一些,影响第二天的行动力。刘协说过许褚和典韦几次,两人有些收敛。

    因为加大了训练强度,受伤的人数有所增加,落下残疾的孩子也越来越多。

    造纸是一项技术活,这项工作中,把木头捣成纸浆的活费时费力,所以刘协让这些受伤的孩子都加到造纸中来。

    每天早晨,士兵们把通过一晚沉淀的纸浆表面的浑水舀走,留下池底的纸浆,然后在用石窝舂打纸浆,使纸浆更细。最后把舂打过的纸浆,用清水搅拌,加入石灰漂白。如此反复,直到纸浆完全呈现出白色,才能进行下一步工作。

    第二步工作是漂去异味,不管是树木,还是石灰,都带着异味,所以第二步是漂去异味,免得制造出来的纸张带着浓浓的石灰水的味道,或者是发酵的异物的味道。这个过程也是一个长久的过程,需要每天搅拌,沉淀,换水。

    第三步才是舀纸,舀纸是一个技术活,如果手用力不均匀,则舀出来的纸张一边厚一边薄,甚至有些中间会有洞,不过没关系,失败的纸张扔进池子,重新漂白就行。

    经过不断的摸索,调整,刘协最后把纸张定位在二尺宽,三尺长,这样舀出来的白纸才勉强达到刘协的要求。

    纸张均匀润泽,洁白无瑕。如果加长一尺或者加宽一尺,那么舀出来的纸张就会有的地方厚,有的地方薄,影响使用。

    舀纸后是榨干水分,用木板夹着纸张,放上石头,纸张中的水分就慢慢的被压榨出来。

    然后是晒纸,压榨干水分的纸张,要小心的揭起来,一张一张的挂在绳子上晾晒,这个过程最忌讳尘土和天气。如果被尘土粘上,这张纸就彻底报废,需要重新漂白。如果是天气不好,挂久了的纸会发霉,产生黑点。不过刘协有办法,因为晾晒纸张的房间就设在酿酒的房间旁边,每天的温度都比较高,纸张本来就薄,所以过不了两天就晒干了。

    晒干的纸张需要切割,这个世界可没有切纸刀,一切都要依靠人工剪裁,不过刘协很快就发现的新办法。刚晒干的纸张是三尺长二尺宽,还有毛边。而汉朝的纸张习惯是二尺长一尺宽,甚至有些地方还用更小的纸张。

    裁剪这些纸张,刘协的办法就是,用专制的铜板把十张或者跟多的纸张压在一起,上面这一块铜板长三尺宽二尺,压上去后,四边刚好有半寸的毛边。用专门打造的极薄极锋利的刀子,沿着铜板划动,毛边就被切下来。

    然后需要多大的纸张,就用相同的铜板压住纸张,用切纸刀切下来,多余无用的部分,刘协让工人扔进漂白池,重新漂白,工序简单快捷。

    第一批纸张出来,已经是纸厂开工几个月后,不过效果还是令刘协很是满意,虽然花了不少力气,但是得到的纸张却是这个世界使用的蔡伦纸不可比拟的,色泽雪白,纸张紧致,吸水性强,用于写字画画,不会太浸润。

    刘协多次尝试,同上一世用来画画的宣纸有很多近似的地方,不足的地方就是每一张的大小还停留在三尺长和二尺宽。刘协也尝试过制造宽大的纸张,可是增加一尺,纸张的成功率就降低三成,如果做六尺长三尺宽的纸张,几乎没有成功的完成一张。

    不过刘协相信,通过自己不断的改造,早晚有一天会制造出来的。现在只好先这样小规模的生产着,今后扩大规模的时候,刘协再把搞碎树木,制作纸浆改成畜力完成,把舀纸这个过程改成机器完成,这样纸张的质量和产量都会大幅度提高。

    弹性好,吸水性好,而且特别白,在上面写字清晰,比当时用的竹简和绢布便宜好写,成书后便于携带,刘协可以想象一旦出现在市场上,会是什么样的效果。

    现在市场上的蔡伦纸也是相当贵的,不是一般的贵族根本用不起,刘协的这种纸张可比蔡伦纸质量高出数倍,自然价格也就回高出数倍,关键是这么高的价格,刘协也没得卖。

    不过刘协可没有想过销售出去,这是刘协争夺天下的秘密武器,可不是现在就泄露出去的。

    有了纸张,刘协打算印刷书籍,把当时的春秋,易经等手抄卷,雕刻在几块平整的木板上,制作成模板,然后把墨汁的浓度调好,印在纸张上,最后装订成书。

    具体的做法其实很简单,这个世界刻字的工匠还是有的,刘协只要把模板设计好,用纸张把字按照模板写好,然后找到专门负责雕刻的工匠,用大小适中的木板,把写好的纸反贴在木板上,按照纸上的字刻出来就是模板。

    至于墨汁就更简单了,刘协用这个世界写毛笔用的墨汁用太阳暴晒,使其浓度增加,然后找木匠或者铜匠做一个比模板稍大的盒子,当然是不漏水的。

    刘协按照盒子的大小,铺上棉花,棉花上边包裹几层棉布,做成棉垫垫在盒子底部,用墨汁浸湿盒子里面的棉垫,然后把模板在盒子里面摁一摁,再摁在刘协研究出来的纸上就行。这个方法有点像天朝用印章盖印。

    刘协打算把熹平石经中春秋易经等修订本和刘协按照上一世的记忆编制的三十六计印制出来,用来收买士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