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白 作品

第673章 调查方业伟

    王冰对着屏幕“呃”了一声,然后打开一个程序,说:“不要紧,我先骇进这个网站,把防火墙关了。”

    王冰忙了半天,额头上渐渐冒出汗来,他说对方服务器好像有搞这行的高手维护,用数据溢出的常规办法完全搞不定。

    陶月月看他有点着急,于是悄悄给自己的黑客团队发了条短信,叫他们搞定这个网站。

    几分钟后,王冰突然说:“咦?对方怎么自己把防火墙关了?”

    陶月月说:“可能是维护之类的吧?”

    王冰笑笑,“运气真好,赶紧操作。”

    陶月月也笑笑,却发现方野在看自己,眼神中有点怀疑。

    陶月月暗想,不会帮的太过火了吧?

    王冰顺利完成了这套计划,接下来等就行了,然后又打开了游戏,方野嘲讽道:“‘等’的意思就是‘边玩边等’?”

    王冰说:“没啥可查的啦!坐着也是坐着。”

    方野故意说:“指挥中心玩游戏比家里舒心吧?”

    王冰笑嘻嘻地说:“气氛好,环境也好。”

    方野无奈地摇头,问陶月月:“月月,你对这案子怎么看?”

    陶月月说:“凶手是个变态,可能是头一回做案,因为我没找到类似的案件,至少龙安没有。其实许多细节上面,凶手做的并不是很缜密,所以我认为他是头一回作案。”

    方野说:“头一回杀人就能达到这种程度,此人也是不容小觑,你觉得凶手是个什么样的人?”

    陶月月思考了一下,说:“自由奔放,感觉像是个活得很简单的人,可能没有工作,难道是初出茅庐的职业杀手?”

    方野的想法更实际一点,“也许是刑满释放人员,以前杀过人,然后因为别的罪名蹲了一段时间监狱。压抑很久一放出来,就开始释放自我了。”

    陶月月笑笑,“没找到线索之前都是瞎猜,我去吃点东西,要给你们带吗?”

    方野说:“我吃过了。”

    陶月月去外面吃点东西,给王冰带了一份,方野闲不住,就在那看视频。

    陶月月也在看视频,但她看的是公司的视频,这是和电脑一起带回来的。

    一段视频中,一个鬼鬼祟祟的人深夜进入公司,打开电脑挨个操作了一通。

    陶月月把这个发现告诉其它人,视频投到了大屏幕上,放大细节,王冰说:“这个人……是方业伟!胖胖的,肯定是他!”

    陶月月说:“他在电脑上找什么?对了,这段视频的时间,是案发前三天。”

    王冰摇头,“不知道,如果只是看下东西,这种记录是没有的。”

    陶月月看着视频中鬼鬼祟祟的方业伟,说:“员工电脑不是有密码吗?”

    王冰说:“但是主管的权限几乎可以随便登陆!”

    这时王冰电脑上传来嘀的一声,王冰一阵惊喜,道:“成功了!?”

    打开一看,木马顺利进入了方业伟的私人电脑,王冰瞅了几眼,又埋头打游戏,方野说:“我是不是应该批评一下你?工作的时候也玩?”

    “不是啦方sir!”王冰说,“他现在在使用电脑,我不能动他的控制权,不然他发现电脑上的文件突然自己打开,吓得肯定会关机,那我就没机会了。”

    方野说:“什么时候有机会?”

    王冰说:“比如他洗澡或者吃饭,离开一小会,电脑进入屏保之后,我就可以随便查了。”

    “意思是要等喽?”

    “对啊!当然,我也可以远程关掉他的屏幕,这样做有点冒险。”

    陶月月说:“我们去拜访他,把他从电脑前引开。”

    方野说:“以什么理由呢?”

    陶月月笑笑,拿起一沓文件,“早就想和他谈谈了!”

    于

    是方野开车带上陶月月来到方业伟的住处,警察突然上门搞得方业伟不知所措,关掉小视频,收起桌上的凡士林、卫生纸,把裤子提上,去开门。

    待他开门之后,陶月月拨了一下王冰的电话,示意他可以开始操作了。

    方业伟诧异地说:“啊,陶警官,这么晚来找我。”

    陶月月说:“别误会,就是顺路来见你一面,有些情况想了解一下。我们能进来吗?”

    “请进。”

    二人进屋之后,方业伟殷勤地拿饮料和香烟,陶月月谢绝了,陶月月说:“我调出以前的卷宗,你女朋友许招娣自杀的事情,大致已经有了了解。”

    一听这三个字,方业伟坐了下来,一脸愁容地说:“你们真的查啦?”

    陶月月说:“我刚才说的是——‘你女朋友’!”

    方业伟一惊,上回他否认了这层关系,吞咽一下唾沫,尴尬地说:“我上次没有说真话,对不起,我们确实是那种关系,当时也同居了。不过她确实有抑郁症,这和她被我们老板杏侵是有关系的,她的死对我的打击非常大,要不是为了工作,我肯定会借酒浇愁。我一想她,就什么事也做不了,不拼地吃东西喝饮料,可能只有吃东西才能稍微给我一点安慰,你们也看到了,我原来什么样,现在什么样……她的死就像我心里被戳了一个洞,无论怎么样也无法弥补。”

    陶月月一听到这些话就烦,像一年前面对警察作笔录一样,反反复复强调自己的感受。

    陶月月问:“那你对她很好了?”

    方业伟说:“我从来没有像爱她一样,爱过任何一个人。我可以半夜三点为了跑半个城去买一块蛋糕;我可以冒着大雨跑回来陪她聊天;我可以为了一张演唱会的门票,花光半个月的工资。这世上的一切都可以是假的,唯独我对她的心是真的。”

    他的表述显然是有问题,也许他确实做过这件事情,但部分的真相和谎言也没有区别。

    可是陶月月并不是想跟这个“痴情男”在这种事情上争辩,她提出另一个刁钻的问题。

    “方先生,有一件事情我不太明白。如果你女朋友的死,和你们老板和直接关系,为什么那之后你不辞职,而是继续留在包国常公司里面,挣一个月7000元的工资?正常来说,都会恨他,并且辞职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