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悲歌 作品

第686章 职场歧视

    第二天,机场。

    周不器在电话里谢绝了马老板的宴邀,表示自己马上就登机离开了。具体的合同,公司会派专人过来。

    骆芊丽穿着白色的风衣,红色的围巾,里面则是女秘书的套裙,两条美腿外露着。她精气神很好,脸蛋红润生泽,眼眸里熠熠生光,歪头看着周老板,眼神里是满满地崇拜和满足。

    周不器折腾了到了凌晨三点多,绝对能吃得消她的身体,却吃不消她的眼神,轻咳一声,很郑重地道:“芊丽,这次出差,嗯,你挺辛苦的……”

    “老板,我不辛苦,我开心死了。”

    “嗯,但是这不能代表什么。咱们是互联网公司,是高科技企业,公司有公司的秩序和管理体系,就算是我也不能轻易打破。这是跟房地产公司最大的区别。”

    骆芊丽抿嘴一笑,“老板,我明白的。”

    周不器摇摇头,生怕她生出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淡淡的道:“想升职加薪,还是得看平时的工作表现。其他的方式很难上位。”

    骆芊丽心中大怒。

    以为这个周大老板吃干抹净翻脸不认人了。

    不过却不敢表现出来,脸蛋上的笑靥很灿烂,轻柔的说:“老板,我……我本来就没想上位,就算是上位,我也不会用这种方式,我有男朋友的,已经订婚了,我不是那种不自爱的女人。”

    周不器抽了抽嘴角。

    暗暗思索着自己是不是对“自爱”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骆芊丽向前走了几步,低声道:“老板,我真没什么上位的想法,我爬上你的床,只是想让你把我当成自己人,不被同事们歧视。”

    “歧视?”

    周不器微微一愣,有些不解。

    骆芊丽咬咬嘴唇,很不甘心的说:“总务室的工作,要经常跟行政办公室、人事办公室、总经理办公室、财务办公室、法务办公室那边对接。可是……可是很多材料,保密性很高,我都无权查阅,只有宁雅娴和宋文静能接触。平时工作的时候,我都能听出来,同事们的语气都很奚落,说这个文件我没资格看、那份材料我不够级别阅读,语气都是嘲讽的。”

    周不器知道,越是基层越是玻璃心,这种小委屈放在管理层,根本不值一提,可对从事文秘工作的小秘书而言,这已经是工作中最大的痛苦。

    尤其高管们的秘书大都三四十岁,长得也不太漂亮。对骆芊丽这种年轻漂亮的女人,肯定会有警惕心和戒备心,生怕被抢了工作,讽刺、打压、挤兑是不可避免的。

    骆芊丽不服气地说:“我们都知道,总务室其实就是秘书室,就是为老板准备的。很多材料进来后,都要由秘书处整理归纳。可是宁雅娴是你的秘书,宋文静是王星的秘书,平时都不在办公室,只有我带着王瑶瑾和冯慕儿一起工作。来了材料,我们三个都没权限,只能把材料交给她们两个。办公室气氛可差了,我们三个都觉得不公平。”

    周不器教育道:“抱怨除了让办公室气氛变得越来越差,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那怎么办?”

    “想办法处理啊。”

    骆芊丽抛了个媚眼,“老板,我已经处理了。”

    周不器又好气又好笑,“爬上我的床?这就是你的处理办法?”

    骆芊丽咬着嘴唇道:“老板,我睡都让你睡了,为了你,我连清白都可以不要。这下你能总相信我了吧?我的权限可以提高了吧?”

    她心中也气。

    不是迫不得已,她也不想走到这一步。

    春节时候,她和王瑶瑾、冯慕儿三人,凑钱给周老板买了一条很贵重的腰带。希望能以此获取老板的信任,提高权限。

    没想到,人家会错意了,转头就一人送了一个名牌包当做回礼。

    没办法,为了办公室姐妹的职场公平,她只能这么做了。

    周不器哼了一声,“权限的提高,需要的是努力工作,不是旁门左道!”

    “反正已经发生了。”骆芊丽也豁出去了,“老板,您真的可以相信我,我是跟男朋友一起来京工作的,没什么朋友,所有的社交关系都在紫微星,我不会泄密的。您……您不信的话,咱们可以随时去酒店,您来检查我的忠诚。”

    周不器瞪她一眼,暗暗叹息。

    他现在满脑子考虑的都是开放平台的销售计划,以及紫微星的a轮融资,是几亿、几十亿的大事。

    可身边的小秘书,考虑的却是一个材料阅读权限的提升,这就是她的全部了。

    这大概就是层次的差距吧。

    骆芊丽的航班早,先返程回京了。

    周不器在候机厅里思考了许久,渐渐的也能够理解她了。当财富、权力、身份、地位……通通都没有时,尊严就是最后的遮羞布,玻璃心也就不奇怪了。

    像杨蜜这种有身份又有一定财富的女明星,有了压箱底的东西,尊严什么的就不那么重要了。私下里的时候,还会经常撒娇着叫他爸爸,以增加闺房之乐。

    在登机前,周不器给王星打了一个电话,让他重新安排骆芊丽的工作。

    ……

    回到家,已经是中午了。

    骆芊丽什么都不想吃,就觉得浑身软绵绵的没劲。这次出差,除了享用了一顿国宴大餐外,还吃了不少苦辣咸。

    就想躺床上好好的睡一觉,缓一缓。

    休养好了,明天再去工作。

    却没想到,接到了王星发来的短信,说是让她下午过去一趟。

    骆芊丽没办法,只能爬起来,补了个淡妆,收拾好了这次出差可以报销的票据,换好衣服出门。因为双腿发软站不稳,就不乘地铁了,直接打车去公司。

    先去办公室,四秘王瑶瑾正在写稿子,五秘冯慕儿在柜子里翻找文件。

    看到骆芊丽回来了,都眼眸亮亮的,连忙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叽叽喳喳的询问这次的出差。

    骆芊丽很疲惫的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做了个下压的手势,笑着说:“吵什么,咱们是秘书,跟老板一起出差,不是天经地义的吗?这次是我,以后说不定就轮到你们了。”

    王瑶瑾去把门关上,小声道:“芊丽,咱们的事,你跟老板提了吗?”

    冯慕儿像个好奇宝宝似的,眼睛睁得很大。

    骆芊丽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提了。”

    冯慕儿很兴奋的样子,忍不住问:“怎么样?老板答应了吗?”

    骆芊丽摇摇头。

    “啊?”

    王瑶瑾和冯慕儿就一脸失望的样子。

    这下完了。

    恐怕还要被其他办公室那些老女人们职场歧视。

    骆芊丽道:“老板没答应,也没拒绝。他说权限的提升,还……还要看咱们的工作表现。表现好了,就能提。”

    冯慕儿愤愤不平的说:“可是咱们每天关在办公室里跟文件打交道,连表现机会都没有。”

    她今年大四,是实习阶段,两个月后就毕业了。

    还幻想着正式入职后,能够有体面、顺心、如意的工作环境呢。

    王瑶瑾年长几岁,此前又做过房产销售,对人情社会的理解更深刻,眸光微紧,试探着说:“芊丽,你这次出差,就是表现的机会啊。你……你表现的还好吧?”

    骆芊丽脸蛋儿微红,“我哪知道,好不好得老板说的算。”

    王瑶瑾眨眨眼,眼神意味深长。

    这时,王星推门,探出个头,快速的说:“骆芊丽,你去趟人事部,办手续。”留下一句话,人就消失了。

    “办手续?”冯慕儿吓的花容失色,掩口惊呼,“芊丽姐,你……你不会被开除了吧?”

    王瑶瑾又好笑又好气,“笨蛋!肯定是升职了!”

    骆芊丽知道自己肯定不会被开除,脸色闪动着兴奋的光彩,可起身的时候脚下发软,有些趔趄,被王瑶瑾一下扶住了。

    “你没事吧?”

    “没事,昨晚住酒店,有些认生,没休息好。”

    骆芊丽站稳之后,深吸一口气,昂首挺胸,去了人事部。

    果然!

    不出所料!

    骆芊丽升职了,除了提高了材料的阅读权限之外,还成为了总务办公室的副主任,还兼任了行政办公室的副主任。

    月薪从5000元钱,涨到了7000元钱,跟二秘宋文静是一个档位了。

    出了人事办公室,骆芊丽觉得个人的气势都高涨了不少,自我鼓舞地挥了挥拳头。老板果然是个靠谱的,昨晚从10点到3点,整整5个小时的辛苦付出,没有白费。

    回到办公室,通报喜讯,大家抱成一团,笑声不断。

    “请客!必须请客!”

    冯慕儿大声呼吁。

    骆芊丽也很高兴,笑着说:“行,明天晚上,我安排,想吃什么都行。”

    冯慕儿不满,“为什么要明晚啊?就今晚吧!”

    骆芊丽脸色很苦,“今天我太累了,想休息一天,明晚吧。”

    冯慕儿还想说什么,被王瑶瑾一把拉住了,笑着说:“芊丽刚出差回来呀,没看刚才都站不稳了嘛,太辛苦了。明晚吧,叫上宋文静,咱们姐妹几个一起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