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阿措 作品

第19章 入v通知

    屋外,兰姑仍旧与孙氏等人对峙。

    兰姑目光冷冷地扫过孙氏等人,已经不愿意和她们浪费唇舌,“我就算养汉子也不犯法,轮不到你们来说三道四,你们快点走,不走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兰姑此刻也不想解释他和霍钰是清清白白的了,就算解释,孙氏等人也绝对不会相信。

    除了孙氏,其余几名婆娘基本没说上什么话,担心这次又会变成上次一样,便有些退缩起来。其中一人扯了扯孙氏的衣服,孙氏没理会她。

    孙氏自知无理,此刻已经十分心虚,却嘴硬道:“要走也是你走,我们村容不下你这种淫.妇,这里是王家的屋子,不是给你两个外来人偷情的地方,你应该带着你的儿子离开我们牛头村。”

    兰姑深吸一口气,这孙氏实在是胡搅蛮缠,欺人太甚,“我儿子姓王,这里就是他家,我跟着我儿子,干你们这些外人什么事?”

    孙氏哼了声,继续咄咄逼人道:“你儿子确定还姓王么?我看秀才公要死不瞑目了。你把男人都带到他家里了,不怕秀才公的鬼魂向你索命么?”上次兰姑拿她那死鬼老公吓唬她,害得她回去一连两日做噩梦,她当然要还回来。

    兰姑气极反笑,“他要索命也是向我索命,左右与你无关的的。倒是孙氏你,别太过分,我和你无冤无仇,却如此狠毒地想要置我于死地,小心哪天掉进阴沟里摔断了腿,这是你的报应!”兰姑说着忍无可忍,四处一看,看到墙角放着锄头,直接走过去抄起锄头,来到孙氏面前,做出要打人的姿势,冷声斥道:“你们到底走不走,再不走我可就打人了,是你们先到我家要打要杀在先,万一我不小心打死个人,应该也不犯法吧?”

    孙氏见她架势凶猛,又怕她一锄头打下来,吓得连连后退。

    一转头其余几位婆娘已经落荒而逃了,只剩下她一人,她手上也没个防身的东西,又在别人的家里,孙氏也不敢再胡来,只怒道:“你给老娘等着瞧。”说完也拔腿跑了。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兰姑看着瞠目结舌。孙氏离去后,兰姑心情十分糟糕,一整日几乎都闷在房中做绣活。

    兰姑知道这件事不到明日就肯定会传遍整个牛头村,到时她才是真正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她已经能够想象村里人对着她指指点点,露出鄙夷嘲讽的神色,要是她真的和霍钰做过什么也就算了,可她和霍钰却是清清白白的。到时霍钰伤好后离开,她却要继续承受着流言蜚语,兰姑感到有些憋屈,为此还对霍钰心生了一丝怨言。

    但其实仔细想一想,她也没吃多大的亏,毕竟之前她在村里的名声就不好,娼.妇、狐狸精、贱货这些侮辱人的话一直伴随着她,如今还是。反倒是霍钰,清清白白一人却被按上寡妇姘头的罪名,到底是谁连累了谁还真说不准,理清思路后,兰姑轻叹一声,心中做了个决定,于是放下手中的绣活,走到霍霍

    的屋子。

    崽崽还在他屋里玩,接下来的话不宜给崽崽听到,兰姑让他出去外头玩了。等崽崽离开后,兰姑也没有拐弯抹角,干脆地问:

    “我看你伤势也快好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兰姑说完心里觉得有些难受,但没有去细想难受的原因。之前她因为各种原因没有问他,今日发生了这样的事,兰姑才变得清醒起来,他们孤男寡女一直共处一室实在是不妥,这对双方名声都不好。

    霍钰听了兰姑的话,拿着书的手微动了下,这些天他几乎都是闷在房中,无事可做,也只能看看书了。

    霍钰慢慢放下书,目光在她身上,沉静若深潭。

    霍钰原本也打算伤好后就走的,但是此事由她主动提起来,却莫名的叫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微微一笑,语气却说不出的冷,“你放心,待我伤好会立刻离去,绝不拖累你。”

    兰姑愣了下,没想到他误会她的意思,不过想一想也正常,毕竟才发生了那样的事。兰姑动了动唇,想解释,但霍钰已经将视线转向窗外,似乎并不在意她的想法。兰姑便也没再说什么,看了他片刻,随后怀着些许失落的情绪转身离去。

    次日,兰姑要去趟镇上,把绣品交给吴氏。兰姑猜霍钰应该不愿意帮她带崽崽,也没问他就直接把崽崽带上了,临走前,霍钰也没说什么。

    出村时,兰姑遇到了不少村民,他们看她的眼神又变得像以前一样,充满了鄙夷之色。

    兰姑知道孙氏一定她收留男人在家里的事情说遍了整条村,在与两名村妇擦身而过时,她听到一人小声说道:

    “我当初就说她守不住的,还有人不信,这不,野男人都养在家里,真是没个羞耻……”

    兰姑内心虽然憋屈,但也不能反驳什么,只能拽着崽崽快步离去。

    * * *

    兰姑离开家时并没有锁院子的门,兰姑想着的是霍钰如今已经能够走路,万一他要出去,她把院子锁了他出不去,因此临走时,她只是告诉他一声,然后叮嘱他记得出来把门闩上,她担心会有人进来闹事或者偷东西。兰姑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一举动却给了李天宝方便。

    李天宝其实一早就蹲守在兰姑的院门外了。兰姑那天给了他们的那几十文钱全部都被李天宝输光了,李天宝只当自己找到有了钱袋子,还借了人几百文,结果也全输光了。这会儿李天宝正愁眉不展地想着怎么向兰姑要到钱,就见到兰姑从屋门走出来,还叮嘱屋里的男人闩门。李天宝眼珠子一溜,瞬间有了主意,等兰姑走后,他连忙赶在霍钰出来之前闪了进去。

    霍钰只当兰姑遗落了什么去而复返,拄着拐杖动作迟缓地从屋里走出来,当看到来人并不是兰姑时,他停下步伐,原本微弯的腰杆隐隐挺直了些许。

    李天宝本来一副吊儿郎当的姿态,一看到霍钰不由自主地将双手插进袖子里,缩了缩脖子,不知道为什么,他到现在仍旧记得霍钰第一眼看他的那个凌厉眼神,仿佛已经刻进心里,以至于一见到鸡皮疙瘩就不禁狂升起来,心泛起寒意,哪怕他此刻目光只是淡淡的。

    但那只是李天宝下意识的反应,等他目光触到霍钰的拐杖时,瞬间像是找到了凭恃,下巴瞬间扬了起来,放下插在袖子里的手,如同一只昂首挺胸的大公鸡。他明知故问道:“姐夫,我姐在不在?我找她有事。”

    霍钰拄着拐杖走到椅子旁,脚步却比出来时轻松了许多,将两条拐杖放到一旁,随后气定神闲地坐下。霍钰的腿今日比昨日好了很多,其实不拄拐杖也可以,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没有扔掉拐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