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子超甜 作品

第187章、赵袅被替换了

    原本这些东西都应该是属于徐家亲生儿女的。

    苏西将箱子重新装好,打算找个日期给徐夫人他们送回去,毕竟这份礼实在太重,她拿着终究有些不好。

    众人刚到家还没等休息两天,女人花那面就传回来了消息,有人闹事。

    当苏西赶到的时候闹事的人已经制服了,店里的店员伤了两个,已经被抬到医馆去了。

    当苏西看到那人的时候着实惊讶了一下,她没想到对方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徐家翻天覆地的找她都没任何踪迹,现在竟然出现在这了。

    没错,这人正是赵袅。

    只见此时她双手被反捆在身后趴在地上,身上的衣服破旧不堪,被打掉的匕首掉在远处,上面还带着新鲜的血液。

    看到苏西的身影,赵袅脸上的情绪明显有了变化。

    “你这个贱人,不得好死!”赵袅眼睛睁到最大,里面红彤彤一片红血丝,使劲盯着苏西,就好像恶鬼一般。

    苏西倒是没怕,只是想不明白这个疯子无缘无故跑来找自己什么麻烦。

    下一刻,赵袅吼出来的话让她明白了。

    “要不是你,我的计划怎么可能败露,都怪你!”赵袅的声音很大,直接吸引了外面人的注意力。

    苏西不屑冷笑了一下,没顾忌外面人的打量,一字一句的说:

    “怎么?作为一个妾室谋害正室不成,反倒怪起我们识破你诡计的人来?赵袅你还要不要脸?”

    外面看热闹的人听明白了,纷纷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女人上位不成啊!

    官府的人也到了,了解了事情经过直接将赵袅扣押。

    临走前,苏西看着赵袅询问:

    “不过让我好奇的是,你手里怎么会有东越的毒药?”

    赵袅没有丝毫慌乱,似乎现在的结果她早就预料到了,时间呸了一声大吼:

    “我就是死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这种结果苏西早就想到了,看到对方真的没有说出口的意思便无所谓的耸耸肩。

    赵袅杀了徐二夫人,得到的惩罚自然要重很多,蒋大人当天直接下令,明日午时问斩。

    苏西没有观看的心思,第二天便心情低落的窝在家里,脑海里反复出现二夫人那张带着笑的脸。

    二夫人对自己很好,就算没在城里住着也会隔三差五让人给自己送点东西。

    换季了送衣服,生辰的时候还会派人送礼物,甚至一些夫人亲手做的小食,特殊的也会送过来。

    但现在,那个笑语嫣然的二夫人就这么没了,苏西心里很难过。

    此时的家里只有她一个人,空荡荡的,这么多天的压抑终于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噼里啪啦掉了下来。

    正伤心时,身后突然传来沙沙声,苏西一愣,还没来得及转头去看,便觉得后脑一疼,紧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与此同时,原本脑袋上带着面罩的赵袅已经被押送到刑场,但当面罩被摘下来的那一刻,众人才发觉,这根本就不是赵袅!

    死刑犯被换了!

    蒋大人亲自监督行刑,在发觉这件事以后直接拍案而起,从昨天审理到今日中午,前后不超过二十四小时。

    而赵袅在今早还吃了一碗断头饭,所以,能被替换出去也只有走过来的这路上了。

    脑海里快速闪过一路上的画面,但让蒋大人以外的是,这一路上并没有任何停顿或者异常。

    死刑犯出逃,整个官府都被惊动,当即派出所有捕快寻找。

    当季南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正在和其他人聊合作,知道是赵袅跑了以后腾的起了身。

    匆匆和众人告辞便焦急向家里跑去,临近了之后看到大门紧闭,暂且送了一口气。

    推开大门前后左右找了几遍都没发现苏西的踪迹,大声呼唤也没有任何人回应。

    当看到凉亭下那碗被打翻的茶杯时,季南只觉得大脑嗡的一下,甚至眼前都出现了重影。

    在听说赵袅跑了以后季南心底便有一种不安,这次赵袅进城明显是奔着报复来的,对于那种已经疯狂的人来说,一旦有机会跑出去,恐怕会不择手段完成没完成的事。

    所以,苏西肯定是被赵袅掠走了…

    这一瞬间季南慌了,脸上的血色肉眼可见苍白了下去,就连双手都连带着微微颤抖。

    隔了许久,季南才找回自己的理智,咬着牙坐在椅子上,脑海里飞速思着赵袅会将苏西带到哪里。

    同一时刻,苏西头疼欲裂的醒了过来,当睁开眼睛的时候,便被眼前的地方惊住了。

    破败不堪,处处都透露着腐败之起,房顶上层层叠叠的蜘蛛网,还有地上那厚厚的尘土。

    屋子没有窗户,只有正中间一根蜡烛在燃烧,可见度也很低,苏西警惕的四周查看。

    看她醒了,一个人影从角落里走了出来,苏西眯着眼睛认了出来,是赵袅。

    此时的赵袅明显神态不对,整个人都透露着疯疯癫癫的神情,嘴巴咧到最大,眼睛由于兴奋微微充血。

    苏西浑身无力,连爬都爬不起来,这也是赵袅放心没捆着她的原因。

    苏西心底反复告诫自己要冷静,毕竟对上一个疯子,争取时间才是最正确的。

    这时候的赵袅已经走到苏西身旁,伸手一把将她的下巴抬起来,四目相对。

    “贱人你终于醒了,我等着好久了。”赵袅嘿嘿笑了起来,想到一会就要将苏西杀死便控住不住。

    她的手里攥着一把匕首,说话的时候在苏西周围来回比划着。

    “贱人,你怎么不说话?”看着苏西镇定的模样,赵袅不悦的皱起了眉,手下也更用力了一些。

    “有什么好说的。”苏西大脑飞速转动。

    看着赵袅的状态,她猜测对方肯定不会轻易杀死自己,只要她不是一击毙命,那她就有时间。

    果然,在赵袅听到苏西回答之后果断在她胳膊上划下一个口子,殷红的血液顺着胳膊流下来,看的赵袅神情更加癫狂。

    苏西知道今天应该是赵袅的死期,但本应在刑场上的她出现在这里,就说明她背后肯定有人在帮助她。

    眼眸微微沉了一下,苏西突然开了口:

    “赵袅,你真是个蠢货!”

    这句话瞬间让赵袅变了表情,毫不犹豫又是一刀下去,原本受伤的胳膊又添了一道伤口。

    苏西疼的倒吸一口凉气,但胳膊越疼,她的思路就越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