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黛黛 作品

第243章 等我死

    景阳宫中,皇后对着徽宗大发雷霆。

    “我绝对不会让关家女以正妃的身份进门的,谁知道她究竟安的什么心,会不会像那个韩馥雅一样,都是恶毒的心肠!”

    徽宗无奈地叹口气,“梓瑜,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的任性?那位关小姐是哦正经八本的关家小姐,断是没有做妾的道理啊。”

    皇后管不了那么多,怒气冲冲地看着徽宗,“我从来都不喜欢她,是棣儿一定要娶她,我闹不过才答应的,可是你看看出了什么事情。”

    “居然敢给皇室下毒,他们反了天了,知道什么叫做尊卑贵贱吗?”

    徽宗满脸无奈,轻轻抱着皇后,“朕知道你是因为太子的事情焦急,朕也是后怕,哪里想到韩家与太子有过这段往事。”

    皇后伏在徽宗的胸脯哭泣,“我是怕啊,我的儿子就那样的人事不知了,我还想着什么时候可以抱孙子,却得到这样的结果。”

    皇后得到太子消失地时候,好在美滋滋的想着什么时候可以报上孙子,结果却得知太子中毒了。

    那时候韩馥雅与关怜被囚禁在宫中,皇后甚至对于二人抱有一定的愧疚。

    外面的人投毒,却是连累了两个无辜的姑娘,但是得到韩馥雅就是凶手后,那零星的怜惜已经全然消失。

    要不是韩馥雅已经死了,她绝对做的出将人千刀万剐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此时她很是不喜关怜。

    要是关怜在事后,跟韩馥雅撇清楚关系,皇后自然是什么疑心都不会有,可是关怜不,她非要带着韩馥雅入土为安,甚至一度因为此事昏过去,那皇后能高兴吗?

    找不到韩馥雅泄愤,那就要拿着关怜泄愤了,跟不要替太子和徐王还一直为关怜说好话,皇后的怒火更加强烈了。

    徽宗安慰地拍拍她的后背,“朕明白,朕理解,可是你能不能这样对关小姐啊?”

    皇后一把推开徽宗,质问:“怎么你还要为她说话不成?依我看,她跟那个韩馥雅就是一伙地,我绝对不会允许这样来路不明的女子进入皇室的。”

    徽宗对于曹皇后的固执,早有预料,但依旧还是为此脑袋疼但是终究是自己爱的人,怎么找也要慢条斯理地说话,“朕知道你心中多有不满,可是当初朕下旨就已经违背了朝中很多大臣的意。”

    “向来是没有关家女进入皇室的道理的,但是因为棣儿,朕答应了。”

    “你现在又要把人降为侧妃,你这是把关家的脸皮扔在地面上啊。”

    徽宗叹口气,实在是不愿意想象,皇后的话语传出去,关家会是什么反应,文臣会是什么反应。

    韩家的事情本就是内情众多,以往没有注意到还是好的,现在注意到了,太子身上也是未免干净。甚至于会影响到太子的地位。

    御下不严这个帽子他是摘不掉了,剩下的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但是很显然,太子并非无辜,是却确定的,现在在搞一次皇后的言论,皇室的脸皮可以说真的是要没有了。

    这就是本朝和前朝的不同之处,前朝可以打杀文臣,但是本朝不行啊,这些文人们被尊敬久了,皇后的行为就是赤**裸打他们的脸,没有人能够忍受。

    皇后不知道徽宗的顾虑吗?知道。

    但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自己的儿子中了毒,那个女人还在为他的闺蜜痛苦,凭什么啊?这事情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

    “徐王殿下到。”

    赵棣匆匆忙忙地走进殿内,对着徽宗和皇后施礼,之后就很冲地问道:“母后,你要把关小姐变成侧妃吗?”

    皇后矜持地点头,“是呀,怎么了?”

    赵棣义正言辞地拒绝,“母后,请您收回成命,关小姐乃是正经的御赐王妃,断断没有这样折辱的道理。”

    皇后怒火直冒,“你还有脸在这里说这些话,要不是她自己德行有问题,本宫何至于如此。”

    赵棣目光灼灼地盯着皇后,“母后,还请您慎言,关小姐的德行举世皆知,您不可凭空诬赖人。”

    皇后的反应很直接,一茶盏扔过去,“逆子,你给本宫住口!”

    “究竟谁才是你的母亲,你站在谁那边说话,”

    赵棣一板一眼,“儿臣自然是站在有理的一面。”

    皇后已经是双眼冒火,要是现在手中有吧鞭子,她是绝对会一鞭子甩过去,打他一个皮开肉绽的。

    “你这个逆子,那个女人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药,你居然为了她这样顶撞你的母亲。”

    “你知不知道你的兄长因为韩馥雅那个毒妇差点命丧黄泉,你居然敢为她说话。”

    赵棣面色平静,“母后,事情是儿臣处理的,真相究竟如何,没有人会比儿臣更加理解这件事情。”

    “韩馥雅确实做的罪大恶极之事,但是关怜却是什么都没有做的,您无需迁怒与她。”

    皇后怒火燃烧地更加旺盛,“她要是无辜,就该知道离着那韩馥雅远一些,她呢,居然还敢为其下葬。”

    “那个贱人配吗?她只配千刀万剐!”

    赵棣面色一凝,关怜的行为却是比较戳皇后的心窝,做的时候,他也却是觉得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真的发生了,他反倒对于关怜的怜爱之情更盛。

    “母后,关小姐只是觉得韩馥雅可怜而已,并没有您以为的意思。”

    “天底下,就她有一副菩萨心肠,是吗?”皇后怒火冲天地打断他,“你不要再我的面前,在为她说些好话,我不听也没有兴趣继续听,她既然要做好心肠,那就做到底。”

    “但凡她有半分避嫌之意,我绝对不会这样对待她,可惜,她没有,这样就怪不得我无情了,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要么退婚,要么做侧妃。你选吧。”

    赵棣握紧拳头,直视皇后的眼神,“儿臣不选,儿臣一定会明媒正娶把关小姐娶回王府。”

    皇后长袖一挥,语气倒是平静下来了,“好啊,可以。”

    “等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