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晕倒在地上

    如她所料,陆季铭还没有回家。

    她回到自己的卧室洗澡,然后从衣柜里面挑了一件棉质的和袖睡衣穿上。

    之前她用了各式各样的情趣睡衣勾引陆季铭都失败了,现在她决定改变策略,走顾心阳的保守派风格。

    当初蓝寄因为小贱人拒绝了她,如今陆季铭又因为小贱人冷落她,看来男人都吃假清纯那一套。

    她换好衣服,又喷上顾心阳专属的香水,刚好听到陆季铭的车声从外面驶进来。

    陆季铭已经习惯了顾美晴用这种香水了,也早就免疫了。

    倒是头一回看她穿这么保守的睡衣。

    “怎么穿这么厚?身体不舒服?”陆季铭关切地打量着她。

    他就是这样,对她温和有礼,相敬如宾,一点都不像普通的夫妻或者男女朋友那样亲昵。

    顾美晴压着心底的不爽,像往常一样走上去亲昵地挽住他的手臂:“不是你总让我穿多点,小心感冒的么?”

    陆季铭确实没少说让她添衣服。

    “已经入秋了,确实应该穿厚一点。”陆季铭又问:“你不是回娘家了么?几点回来的?”

    “老早就回来了,原本说好晚上带林恙回来吃饭的,可下午阳阳突然打电话回来说不结婚了,什么原因也不肯说。”她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小俩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她微微垂下眸子,不让陆季铭看出穿她的演技。

    陆季铭迈步走到吧台上倒了杯水,默默地喝了一口后说道:“美晴,你有了解过林恙是个什么样的人么?”

    “了解过啊,林恙的父母是教书的,家庭条件还算不错,林恙自己也是个美术老师,总之各方面都挺优秀的。”

    顾美晴说:“阳阳嫁给他,应该不会差的。”

    “他的外在条件是不错,但我听说他是个gay。”

    “啊?林恙是个gay?”

    这一点顾美晴是真的不知道!

    要是知道,她怎么可能允许顾心阳跟他结婚?毕竟婚后林恙不能满足她的话,她迟早还是会把主意打到陆季铭身上来。

    陆季铭瞅了她一眼:“这样的男人,你真的希望她嫁么?”

    “当然不希望,这跟守活寡有什么区别!”

    “我也是这么觉得。”陆季铭点了一下头,随即轻吸口气道:“顾心阳毕竟是你的好姐妹,你应该替她好好把把关,不能因为想给孩子找个爹就什么男人都嫁。”

    “……”顾美晴心底的恼火又开始慢慢燃起来了。

    所以他这是什么意思?

    让她管着顾心阳,不让她嫁给别的男人么?

    “季铭,你怎么那么关心阳阳?”她故意装出一副委屈小媳妇的模样,走过去搂住他的脖子咕哝:“你说,你是不是喜欢她才不希望她嫁的?”

    陆季铭面不改色:“我只是希望她能嫁个稍微正常一点的男人,而不是何勇跟林恙那种。”

    顾美晴被他噎得哑言。

    “所以,你不是舍不得她嫁,只是希望她能嫁个正常点的男人是么?”

    “嗯。”

    “好吧,是我误会你了。”顾美晴往他怀里蹭进去些,撒着娇说:“老公,你千万别觉得我小心眼,我也是因为太爱你了才会这么紧张你的。”

    “放心,不会。”陆季铭抬手在她的后背上拍了拍:“好了,我还没洗澡,身上脏。”

    “老公身上才不脏。”顾美晴索性将脸也一起埋入他怀中。

    别说一点不脏,身上还香得很呢,她每次闻到他身上的味道都无比的迷恋和满足。

    当然,他这么说是因为不喜欢她这样抱着他。

    这一点她心里很清楚。

    母亲说的对,没有哪个男人的心是捂不热的,只要她好好把握机会,总有一天能让他彻底爱上自己。

    陆季铭不忍心推开她,只好任由她抱着自己。

    直到她抬起小脸,开始用红唇亲吻他的下巴,他才突然松开了她。

    “怎么了?”顾美晴委屈巴巴地望着他:“季铭,你不喜欢我吻你么?为什么每次都是这种反应?”

    “……”陆季铭被她问得语滞。

    他总不能告诉她,她的吻让他瞬间想到刚刚在办公室里跟顾心阳的那一个吻吧?

    心虚,又带着点歉疚,他说:“我只是担心自己像之前那样把你撩起来了,又无法让你快乐。”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么?”顾美晴找了个台阶,顺势就下了:“既然这样,那我不逼你就是了。”

    她刚刚只是想吻吻他,试探一下他,并非真的想跟他做。

    毕竟她肚子里的孩子一个月都不到,她还怕自己流产了呢。

    很显然,这场试探又是让人伤心的结果。

    ……

    第二天一早,顾美晴便直接来到顾心阳的学校。

    顾心阳知道自己没有结成婚肯定会惹毛顾美晴,但没料到她会找到自己学校来。

    刚准备开口,便迎面挨了她一巴掌。

    顾心阳被打得身体一歪,朝一旁的墙面上撞去,脑袋瞬间嗡嗡响了起来。

    小手捂着疼痛的脑袋,她艰难地站稳身子盯着她:“顾美晴,离一个月还远着呢,你现在跑来发什么疯?”

    “你很聪明嘛,知道我为什么而来。”顾美晴咬了咬牙,往前一手抓住她的头发。

    没等顾心阳挣扎,顾美晴的两位同伴也围上来帮着一起控制住她。

    “顾心阳我说了,如果敢跟我玩花样我不会放过你。”顾美晴加重手中的力道,完全不顾自己手上已经沾染了她的血迹:“你以为随便找个gay嫁了就可以糊弄住我了?你到底打的什么小算盘?你以为我不清楚吗?”

    顾心阳皮受本就撞伤了,这会又被她们狠狠地扯着头发,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咬了咬唇,忍着疼道:“连我嫁什么人都要管,顾美晴你是不是太霸道了一点?”

    “我当然要管,为了防止你跑去勾引我老公,你可以嫁给何勇,但不能嫁给一个gay,明白么?”

    这个女人无时无刻不在防备着自己抢走陆季铭,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的。

    顾美晴见她不吱声,只当她是默认了。

    又想到陆季铭故意搅黄她的婚礼的事,恨不得立马将她推到墙上撞死。

    要不是因为她的血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对自己还有用,她又不得不狠狠地忍了。

    将顾心阳一番教训恐吓后,顾美晴总算消气了,离开了学校。

    顾心阳忍着疼在洗手间里面清理了一下伤口,便准备去上课。

    因为受伤的缘故意,她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连走路都有点带飘。

    刚走出洗手间没多远,便双腿一软晕倒在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