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他怎敢?

    温良松叫道:“本来就没用。李轩我警告你,你不要肆意妄为,真惹急了我,有的人能治你,现在你放开我,我可以保证既往不咎。”

    “不知死活,你这样的蚂蚱我捏得多了。”

    李轩随手一扔,温良松飞出很远,随即软绵绵地趴在地上,生死不知。

    众人皆是大吃一惊,尤其是武元爽,心中简直翻天倒海。

    “李轩,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一名素来与温良松交好的太医,忍不住开口呵斥。

    “你再和我说话吗?”李轩目光看向那人,神色冰冷。

    那名太医吓得连连后退,结结巴巴竟是说不出话来。

    武元爽也是浑身冰凉,他早就知道李轩肆意妄为,但没想到他居然连温良松这种人,说打就打,一点也不惯着。

    想起自己在温良松面前跟狗一样,再看看李轩的表现,他面颊火辣辣的。

    “出来个能说得上话的人。”

    李轩站在门口,盯着太守府里面的人。

    里面众人的目光一起看向武元爽。

    武元爽吓得半死,连连后退道:“都看我干嘛?我都没有官职,可什么都做不了主。”

    “二哥,父亲呢?”

    武珝忽然问道。

    武元爽结结巴巴道:“父亲,父亲他...他病了。”

    “病得严重吗?太原府那在是谁做主?”武珝又问道。

    武元爽一时竟是说不出话来。

    武珝心里焦急,可又不敢上前。

    她感染了,贸然进去,怕会连累家人。

    “你。”

    李轩见无人答应,指了指武珝二哥武元爽。

    武元爽浑身冰凉,怔道:“我管不了事啊,你找我干嘛?”

    李轩没理会他的话,而是问道:“谁负责供应药材?”

    武元爽结结巴巴,说不出话。

    “由你去通知那人,尽早把药材送过去,有多少给我送多少,若是再不送过去,呵呵。”

    李轩没有说下去,只是笑了笑。

    这一笑,把武元爽心笑得凉了底朝天。

    他忽然感觉,这李轩简直就跟魔鬼一样,一股寒意从心底冒了出来。

    “还有你等,都得负责,谁若是再给我使绊子,都等着去死吧。”

    众人面色均是骤变。

    可偏偏却不敢反驳任何一句话。

    李轩这样的人,他们都是第一次接触。

    简直蛮横到了极点,可他们又都知道,不听话就会挨打。

    温良松就是榜样。

    “今天就把药材给我送过去,”李轩说完转身就走。

    “就这么走了吗?”

    武珝赶紧跟着,小声询问道。

    “不然闯进去?”李轩淡淡笑道,“有了这次的警告差不多了。”

    “我怕咱们回去后,他们依旧不同意,还把城门关上,咱们进不来就难了。”

    武珝可能连自己都不太清楚,她此次此刻,完完全全的站在李轩的角度思考问题。

    “放心吧,他们没这个胆量。”

    武珝脚步微微一顿,望着李轩的背景皱眉一会,心里莫名升起一股信任。

    “看来大家真有救了。”

    武珝心里高兴,赶紧跟了上去。

    只要能遏制住太原府的疫情,父亲大概率不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