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我情深

纵我情深

分类:历史军事 作者:木羽愿
状态:已完成 周点击:5
简介: 明艳小作精*老谋深算霸总破镜重圆/蓄谋已久/甜/双向奔赴姜知漓是江城人人羡艳的存在。家境优越,样貌出众,一双狐狸眼明艳动人,是最为耀眼的一朵玫瑰。突然有一天,未婚夫劈腿亲表妹,家族产业摇摇欲坠。有人告诉她,是傅北臣回来了。那年的江城一中,万众瞩目的主席台上,年少娇纵的姜知漓因为一个赌约,立志将高岭之花拉下神坛。高岭之花有了七情六欲,始作俑者姜知漓却毫不留情地消失了。再次重逢时,两人地位已是天翻地覆。昔日的清冷少年成了商界举足轻重的人物,让人望而却步。为了守护家中基业,姜知漓不得不“误闯”了前男友的总统套房。她扭着盈盈一握的细腰,眨着一双妩媚又多情的狐狸眼,语气天真无邪。“傅总,你房子这么大,一个人住怕不怕?”“?”直到看见办公桌的收购协议,姜知漓终于笑不出来了。男人背靠桌沿,望着她的眼神冷漠疏离,像是根本不认识她这个人。终于,他冷嗤出声:“我为什么要放过姜家,平白丢掉几个亿的利润?“人生最失意的那天,大雨倾盆,是死灰都不可能复燃的程度。就在姜知漓即将彻底绝望时,只见一辆黑色迈巴赫缓缓停下,车窗摇下,赫然是那张熟悉的脸。“上来。”还是那副冷淡至极的口吻。姜知漓埋下头,藏起嘴角上扬的弧度,瘦弱的肩微微颤抖,看着好不可怜。紧接着,就看见一份结婚协议递到她面前。*当年的不辞而别后,姜知漓一直以为他对她恨之入骨。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直到有一天,真相被撞破。久别重逢是他的精心安排,一切都是为了让她回头。她看见亲手设计的第一条项链,明明曾被海外买家高价拍下,此刻却安静地躺在他的书房里。原来,他的爱意深沉却炽热,又始终有迹可循。“傅北臣,你又输了。”姜知漓哽咽着说。他垂眸望她,嗓音喑哑,轻笑着问:“这么多年,在你身上我赢过么?”“习惯了,认了。”-“你以为的不期而遇也许是某个人的蓄谋已久。”“时间不等人。等你的人,是我。”-前期女追男撩撩撩。甜饼/双C/古早总裁/狗血酸爽注明:女主当初离开是有原因的哦,并非莫名其妙。男主也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女主的事,没有让女主家里破产。弃文无需告知。防盗设置100%,72小时,订阅率不足显示随机防盗章,感谢支持正版。————预收文《嗜瘾》,欢迎专栏收藏文案:时鸢被誉为娱乐圈清冷女神,古典舞出身,长着一张不食人间烟火的绝美脸蛋。入行短短三年,营业频率却高得惊人。有黑粉嘲她是立人设,只有时鸢自己知道,她是真的缺钱。等还完最后的巨额债务,她就打算回到江南做一名古典舞老师。可突然某一天,一切都破灭了。拍到一半的电影被强势喊停,各种资源被抢。众人皆猜测她是不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连她背后的大佬都无可奈何。直到某天,有媒体拍到时鸢被一个陌生男人抵在车上,以极为暧昧的姿势。男人面容俊美似妖孽,一双丹凤眼却戾气十足。有人认出,他就是前不久回国的裴家养子,手段狠厉,是出了名的疯,无人敢招惹。两个气质极不般配的人站在一起,却又奇异的和谐。时鸢别开脸躲他,却根本无处可逃。男人扣着她的下巴,眉眼阴沉一片,勾唇冷笑:“时鸢,谁给你的胆子找别人当靠山?”*时鸳垂着眼,声音很轻,像屋檐上垂垂而落的白雪,让人心颤。“裴忌,我求你,放过我。”他一手握着她的细腰,手上却不敢用半分力道。他薄唇轻启,咬牙切齿地挤出几个字。“行啊。”“除非我死。”*光线昏暗,他的侧脸隐在阴影中冥冥不清。刀尖刺破胸口,鲜血丝丝渗出。一抹鲜红,刺得时鸢眼睛发涩。他握着刀一寸寸用力,却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垂眸轻笑起来,像是疯魔了般。“时鸢,欠你的这条命,我还给你。”下一刻,他哑声哀求:“就试着爱我一次,好不好。”【小剧场】高层会议上,众人正襟危坐,唯独坐在主位上的男人姿态闲散,领口散着,不偏不倚露出锁骨处那抹暧昧的红色咬痕。像是生怕别人看不见似的。众人纷纷猜测,是哪个狐狸精才能降住如此阴晴不定的疯子。直到他们看见办公室里———向来乖戾张狂的男人半蹲在地上,正在给沙发上的女人揉脚。他哑声笑:“他们都看见了,我名声毁了,你得负责。”时鸢伸脚就要踢开他。裴忌握住她的脚腕,笑得散漫勾人,嗓音低而戏谑:“怎么办,今晚咬轻点?”“........”阴鹜偏执又疯又骚包*清冷美人HE/破镜重圆/甜虐/互相折磨/轻微强取豪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