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 16 章

    王兰香一听这话,再不怕天不怕地也有些难堪了。

    她虽然嘴里骂着“你们说谁呢”,手却放了下来,脚也从那男孩身上挪了下来 。

    金玲非常满意。

    这人倒不是她亲舅妈,只是和她外公外婆家是一个村的,她也跟着叫一声舅妈。

    书里这人是个性子极坏的,平日里见着原身也都是偷偷掐一掐,扇一巴掌的。

    尤其她对自己那继子田松可叫一个狠,徐桂枝跟她比都得说声甘拜下风。

    用针刺,用棍子打都还是好的,关键喜欢抓着那孩子的自尊心打击。

    “废物”、“丧门星”、“你妈是个坏痞子”之类的张口就来,还总在丈夫那吹枕边风,说田松是他那死鬼妈和野男人生的。

    金玲脑中闪过原身的记忆,全是两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孩一起互相安慰的场面。

    小小的人儿,你抹一下眼泪,我抹一下眼泪。

    这个说一句“你妈是好人”,那个也说一句“你妈不是故意不要你的”。

    那几年生活更困难,吃的更少,田松便带着原身去别的村偷枣子吃,每次被别村的孩子追得满地跑。

    不过那枣子的味道却分外甜蜜。

    金玲靠着原身的记忆回味那枣儿的口感,不禁咽了口口水。

    枣子好吃,原身的回忆却闹得人不爽。

    再加上这人一上来就在她面前虐待小漂亮,金玲少不得给这人点教训。

    她心说“可怜的小田松,等会儿姐就给你把后妈解决掉”,瞥了一眼围观的人群,果然看到树杆子一样的田松正低头躲避着她的目光。

    她嘴角微挑,然后对着王兰香哭了。

    她哭了。

    她装的。

    王兰香见她把一只带笑的眼睛里从手指缝放出来,甚至还朝她眨了眨眼。

    她顿时火冒三丈,想打又忌惮看热闹的村里人,便忍着怒气朝金玲笑了笑:“金玲啊,怎么还在村里呢,没有跟你带回来的那个大官去市里享享福?你小舅徐天明可是被你害得惨啊!”

    金玲瞳孔微缩。

    竟然影射她为了攀高枝故意陷害徐天明?

    她抬起带泪珠的小脸:“舅妈,我小舅舅犯了诈.骗罪,诈的还是国家重要人员,舅妈是觉得那个人活该被欺.诈?”

    这说的哪门子鬼话?

    王兰香有些慌,瓜子也不磕了,指着她又是一通骂:“你胡说什么!有爹生没爹养的小丫头片子,红口白牙乱编排人,那就是坏种一个,神仙来都教不好了!”

    金玲哭唧唧:“舅妈,这话又不是我说的,我只是路上看到一个和刘竹姐长得很像的人,又听刘竹姐说她有个大哥,我就带人回来,怎么说是我故意攀高枝呢!你这意思,就是我舅舅是被冤枉的,红朝大哥跟我合起伙来陷害他?”

    和这么小一个小孩联合起来,害另外一个孩子,就是村民们听了都觉得有些好笑。

    旁边有个老人家忙过来捂住她的嘴:“你快别说了,都是你舅妈不对,你不跟她一般见识!”

    要命啊,这一口一个官.员,一口一个陷害的,这是要把整个村都带坑里啊!

    又瞪了王兰香一眼:“她小孩子不懂事,你也小孩子不懂事啊!还不赶紧回家!”

    原来是王兰香的婆婆。

    金玲抹着眼泪乖巧点头:“嗯,我不说了。外婆,舅妈是不是不喜欢我啊?怎么会这样想我呢?”

    王兰香见她那贱样,气得血往脑上涌:“你个小贱人,你装什么可怜!是平时还没打够是不是?看我不揭了你的皮!”

    主动暴露自己打人的事实?还有这等好事?

    金玲后退了几步,可怜兮兮道:“够的舅妈,够的,你可不可以别打我,你拧我的耳朵,我的耳朵就要发好几天的炎,你扇我巴掌,我就好几天吃不了饭,脸肿了还得跟我妈说是摔的。”

    围观群众:“……”

    这金玲可是方圆百里出了名的好孩子,这是怎么得罪这王家媳妇了啊?

    兰香婆婆当即就面红耳赤,指着兰香骂:“在家磋磨我那孙子也是用的这个法,原来在外面也是这样的!徐桂枝什么人你不知道啊!被她咬了一口,大半边身子能给你扯下来,要是让你赔钱,我们可不出,你自己找你娘家要!”

    村里人也都对王兰香指指点点起来。

    “偷偷摸摸打人家女娃呢!”

    “嗤!自己在家做后妈,到外面也做后妈,做后妈上瘾了是不?”

    “都她那男人给惯的!”

    短短数分钟的时间,王兰香脸都丢尽了,她也不藏着掖着了。

    就打人家的孩子怎么了?哪个后妈不是这样当的?别人的孩子吃着她家男人的,用着她家男人的,要是以后她生了自己的孩子,还不得抢她孩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