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小王不傻

    对于苏沉鱼的话,不得不承认,呼延岑在一瞬间还是有些心动的。

    不管是摄政王妃那张脸,还是她惊人的医术,对于一些位高权重的年轻男人,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就连苏沉鱼有时候都心想,若不是自己成了皇后,只怕是自己的这个三妹妹在气势上都要压上自己一头。

    只是,呼延岑既然能在西凉凶猛的王室争斗中活下来,自然不是什么一般的人物。苏沉鱼的话既是巨大的诱惑,也是一个危机重重的陷阱。

    想到这里,呼延岑冷冷的笑了一声:“皇后娘娘,这你的心可不诚啊,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是小王承认,摄政王妃的确是很有魅力。”

    “可天下美女多的是,小王向来是豁达的人,在一棵树上吊死,这可不是我能做的出的事。”

    “哈哈哈哈。”忽然,一向在人前端庄的苏沉鱼竟然哈哈大笑起来:“二王子这话说的对,对于你们男人来说,世间女子可不就如衣物一般,想换就换?尤其是像你这般有权有势的大人物。”

    “不过你放心,本宫承诺的可不止这一点。”苏沉鱼眼中划过一丝狠辣,不过转眼而逝,连呼延岑都没有看出身边这个女人的异样。

    “如今西凉皇室的争斗,本宫也是略有耳闻,这样吧,若是你能把事情做成了,本宫就把自己身边的精锐派出去,支援你如何?”

    如今的苏沉鱼心中十分有底气,不像是她在相府中,虽然想法很多,但区区一个官员的势力即便大,对于整个皇室来说,都是很有限的。而如今,她手中有宫中训练多年的王牌精锐,还有一大堆大内侍卫和身怀绝技的刺客、南疆巫师。

    闻言,呼延岑眼中划过一丝垂涎,不过他还是十分谨慎。毕竟在这个女人手中吃过一次亏,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西凉的二王子心中早就把苏沉鱼判定为一条毒蛇。

    “皇后娘娘,小王可以答应你。只是眼下这西凉宫中的斗争已经到了……危机的时刻,倒不如您先表示一下诚意吧。”

    似乎早就看出呼延岑在想些什么,苏沉鱼嗤笑了一声,把留在宫殿中的最后一个太监给叫了进来:“你,把玉佩拿过来,给二王子殿下。”

    那太监有些惊疑:“皇后娘娘。”

    这玉佩可是调度宫中精锐死士的信物,怎么能轻易交给一个外人呢?还是西凉的皇室中人。

    大顺的刺客可不像只见苏情婉所遇到的那些江湖二流人士一样那么好对付。若是真的遇到这种刺客,只怕最厉害的剑侠都要慌乱了。

    这是群真正的杀戮机器,他们眼中只有血腥和死亡,不会有任何羁绊。这些宫中的死士大多都是从小就送进宫中教养,在有南疆的巫师们对其洗脑、下毒,数年累月的重复生活已经让这群人变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没有了一个正常人所具有的思想。

    这支死亡队伍的强大,呼延岑也是有所耳闻的。毕竟身为西凉皇室的核心人物之一,即便离得大顺再远,但是对于一些皇室的事情,他还是有办法探寻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