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八门遁甲之密

    就在志村玄鼎和志村团藏父子两前往楼兰的这段时间,志村族人按照团藏临走前的吩咐着手运作炒作,将志村玄鼎与纲手的试图对决炒成了木叶当今最热门的话题,甚至连其他忍村都知道了。

    同时暗地里开庄,并诱导纲手过来下注。

    作为主角之一,纲手自然是押自己赢了,并且对自身有着绝对的自信。

    这段时间她可没放松修炼,尤其是见识过志村玄鼎的阳遁模式后灵感爆发,开创出了一个忍术,足以让自身的实力获得飞跃性的提升。

    这一战她赢定了!

    不只是纲手这般认为,木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纲手必胜无疑。

    哪怕亲自见识过志村玄鼎能够爆发八门遁甲之阵的自来也和大蛇丸也不认为纲手会输。

    要知道他们上次暗中观察过,志村玄鼎是借助了外力和一众富含生命力的能量液开启阳遁模式的,战后那种外力似乎就消失了。

    他们不认为对方还能够再次开启阳遁模式,没有阳遁模式赋予的强大自愈能力做底,强行开启八门遁甲之阵必死无疑。

    没有八门遁甲之阵的志村玄鼎绝非纲手的对手!

    “查到开那些赌局的幕后之人是谁了吗?”

    千手族地中,纲手凝重的开口问道。

    “查到了!”

    走入客厅的自来也坐到沙发上,面带费解,跟在后边进来的大蛇丸同样心有疑惑。

    “是不是志村家?”

    开口追问,对这方面纲手早有猜测。

    “你猜的没错,就是志村家,难道小玄鼎还有什么底牌能够战胜你?”

    点点头,自来也很不理解志村家族的操作。

    开那么多盘口下来,如果纲手真的获胜,志村家起码得赔上上千亿两,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哪怕志村家族身为当今木叶的首富,也绝对难以扛得住,至少得元气大伤。

    他不认为志村家族会做蠢事,这样做必然有其本身的道理。

    最有可能的是其本身有着绝对的自信能够让志村玄鼎战胜纲手,可这怎么可能?

    反正自来也想不到志村玄鼎有战胜纲手的方法,除非其本身能够再次开启阳遁模式进而开启八门遁甲之阵。

    难道当初那种外力还能够再用?

    “如果玄鼎君真的能够开启八门遁甲,你能抵挡住吗?”

    大蛇丸舔了舔嘴唇开口询问,同时对志村玄鼎当初所用的阳遁模式和那种外力很感兴趣。

    真的好想将那小子抓过来好好的检查检查身体啊!

    “如果是当初那种层次的八门遁甲之阵,我有把握扛过一分钟,等他自身承受不了解除八门遁甲。”

    回想过当初那个逆徒对付邪神时所展现的八门遁甲之阵,纲手轻抚着手中厚重的巨宝剑,觉得可以一试。

    “当初那种层次?难道八门遁甲之阵也有层次之分?”

    敏锐的抓住了纲手话语中的重点,大蛇丸更感好奇。

    虽然他不喜欢八门遁甲那种体术型禁术,但却不妨碍对这种力量的兴趣,毕竟当日志村玄鼎和纲手爆发七门后所展现的体术力量很强,超越正影级层次的强大。

    “八门遁甲这套禁术因人而异,以增幅使用者的力量速度为主,修炼者的身体素质越强,增幅后的战力就越强。

    在身体素质上那小色鬼很强,虽然比起我大爷爷还差了老远,但绝对不比我二爷爷巅峰时期的身体素质差。

    可八门遁甲能够爆发出多少查克拉却得看体内有多少生命力,那是压榨乃至透支生命力所施展的禁忌之术。

    那小色鬼体质虽强,但生命力却不怎么多,这是先天体质和资质的限制。

    除此之外,那小色鬼为了最大限度利用爆发出的查克拉和延长时间,将爆发强度强行压低。

    本身八门遁甲之阵会在一分钟内将体内的生命力燃烧殆尽,甚至身体都会崩溃掉,但那小色鬼当初却延长到了十分钟,并且还借助了那种富含生机的能量液。”

    开口作出详细的解说,纲手也需要两位队友帮忙分析一波,看看那逆徒的最终底牌是什么。

    身为忍者,情报的收集和分析是重中之重,在这方面两位队友都很优秀。

    而当初那个孽徒所爆发的八门遁甲之阵强度其实不算太高,至少比她们千手家族典籍上记载的一些先辈要差不少。

    据典籍记载,她们有一位先辈爆发出极限的八门遁甲之阵将空间都扭曲了,那小鬼比起那种极限还差了老远。

    不过那种瞬间的极限爆发对自身的损伤也是毁灭性的,身体会直接崩溃掉,而那个小鬼的低强度八门遁甲却不会。

    “明天的战斗是切磋战,原则上是不允许使用那种外力的,小玄鼎不可能不知道这点,他的底牌应该不是八门遁甲之阵。”

    自来也沉凝的道出自身观点,不认为志村玄鼎会在一场切磋中用出八门遁甲之阵。

    毕竟那小子可惜命的很!

    三人不由陷入沉思,都在思索着志村玄鼎和志村家族的底气是什么。

    “老姐,你们玩这么大不好吧?”

    在一旁一直没有言语的千手绳树弱弱的开口,他很不赞同自家老大哥跟老姐整得这么大,好似有杀父之仇似得。

    更不赞同自家老姐借此机会去赌,尤其是将他存了好几年的压岁钱也拿去押注。

    这要是输了,他的老婆本可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