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独一人 作品

第467章零花钱和吹牛逼(2)

    冷媚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又从那个挺漂亮的小钱包里数出三十块钱,塞到了孟得魁手里,“行了行了,听出你的意思来了,你也想要工资呗!

    二柱他们是二十,你比他们高一个档次,一个月三十。

    这样等你儿子问你的时候,你就能说,你爹可比他们的爹厉害多了,一个月三张大团结呢!”

    孟得魁拿着三十块钱这下美了,他也是有工资的人了呢!

    伸手往嘴里沾了沾吐沫,然后装模作样的数了一下,可惜就三张大团结,三下就数完了。

    这家伙一看那表情就是没数过瘾,冷媚儿试探着问道:“要不,我都给你换成一毛的,让你数个够?”

    孟得魁果然有些意动!

    冷媚儿:……没好气的踢了他一脚!

    “你还不赶紧把钱给你两个兄弟送去!真是闲的你!”

    孟得魁挨踢了一脚也不生气,将那三十块钱往兜里一揣,然后攥着一百块钱就去了西屋。

    吹牛逼他擅长啊!

    好不容易逮着俩反抗不了的,这回他可得好好的吹一把。

    “来来来,给你们发钱!

    一人五十!”

    二柱两人顿时眼睛大亮:“三哥咋这多呢?五十块钱,我一年也花不上这么多!”

    孟得魁立刻一脸得意的道:“你们嫂子说了,花没了再来要,但是有钱也不能乱花啊。

    一个月二十块钱的标准,超出这个数就从你们的帐上扣。

    知道啥意思不?

    就是你们以后也跟城里的工人一样有工资拿了,一个月二十,先凑合着过吧。”

    二柱两人顿时一脸的吃惊!

    他们倒不是因为这二十块或五十块钱吃惊,毕竟折子上还有一万好几千呢,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这点小钱还真不放在眼里。

    他们只是没想到,他们这样的混混,竟然也能跟城里的正式工一样,按月领工资了。

    而且他们还不用上班的!

    “嫂子对我们可真好!可是这啥也不干一个月就白给这老些钱也太多了吧?”

    张猛激动的道:“三哥,你和嫂子可对我们太好了,以后有事你尽管吩咐我,我张猛绝不含糊!”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他这条命以后就是三哥三嫂的了,当然以前也是三哥三嫂的,救命之恩他还没报呢。

    孟得魁“嗯”了一声,自己的兄弟是啥人他不知道吗?

    当然是相信他的话的。

    不过现在可是他吹牛逼的时间。

    他故意拿出口袋里的三十块钱在脸上扇了扇风,“瞧你们那点出息!一个月二十就多了?

    我一个月还拿三十呢,我嫌给的多了吗?

    算了,你们这种从来没有过零花钱的人,是不会明白我每个月兜里装着三十块钱敞开了花的心情的!”

    二柱、张猛:……好特么想把吹牛逼的三哥给打死!

    还一个月三十块钱?

    三哥要是能花出三块去,他把姓倒过来写!

    算了,看在三哥现在给他们发工资的份上,他还是,忍了吧!

    毕竟,真要动起手来,他们两加一块也不是三哥的对手啊!

    这年头,吹牛逼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吹牛逼这人他还有钱,有钱也就罢了,最可怕的是:他有钱还武力值超高!

    真心弄不过啊!

    不过,不说点啥二柱又有点不甘心,于是他便问道:“那三哥你这个月的零花钱都打算买点啥?”

    孟得魁一楞,家里也没啥用钱的地方,有啥可买的?

    想吃肉上山,衣服布料这些家里都不缺,调料啥的柳树街随时能拿,孔真敢和他要钱?

    姥姥~!

    大拳头捶不死他的!

    “没啥打算,看你们嫂子的吧,她说缺啥就买点啥。”

    二柱都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嫂子说缺啥就买啥,这不叫零花钱,这叫家里正常开支!

    一向话少的张猛这次是真的忍不住了,“三哥,脸呢?”

    孟得魁表示:脸这个东西,你要了,自己就会难受。你不要了,那难受的就是别人。

    孟得魁就从来都不知道脸是啥玩意儿。

    所以他臭显摆了一圈后,又悠然自得的走了,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而二柱两人呢,都有工资拿了,本来是件挺高兴事,结果被孟得魁这么一显摆,就觉得手里这几十块钱它突然不香了……

    孟得魁假模式样的从厨房转了一圈,李金玲正切白菜准备包饺子呢,肉馅已经切好了,用的是昨天抓来的那只狍子肉,他看了一会儿,看这女人还挺干净,便没吱声,直接回正屋了。

    冷媚儿今天终于有时间拿出她最爱看的医书瞅上两眼了,她人靠在炕上的被垛上,双腿伸直叠在一起,脚上穿的白色纯棉的袜子,每次她翻书的时候,她的脚趾就会不经意的动上两下,就跟两只调皮的小兔子似的。

    孟得魁只看了两眼便赶紧收回了视线,“媳妇儿。”

    “干嘛?”

    孟得魁将兜里的三十元钱掏出扔到她在看的书上,“我今儿发工资了,你赶紧收起来,留你买衣服穿!”

    冷媚儿就:……那叫一个气哦!

    他这不是闲疯了吗?

    眼气别人有工资拿他也要,要了她也就给了,反正男人身上也得装点钱,要不然用钱的时候一分没有那得多跌份儿!

    结果,这货上那屋跟兄弟显摆了一圈又把钱还回来了!

    合着他今儿不气死两个不舒服是吧?

    将书上得钱捡起放回兜里,她淡淡的开口:“孟得魁,你过来一下。”

    孟得魁这会儿还在地上站着呢,一听媳妇儿喊他,他立刻脱鞋上了炕坐到了冷媚儿身边。

    结果还没等他坐好呢,冷媚儿一个翻身就骑他身上了,薅头发,掐脖子,挠痒痒,掐软肉,连啃带咬的。

    两人成亲后,聚少离多,好不容易洞房了孟得魁又一去好几个月,等他再回来冷媚儿又怀上了,这两口子哪曾这么闹过?

    孟得魁瞅着她这副样子都新鲜的慌,别说她根本没下死手,就算有点小疼男人也不会在意。

    他不仅不恼,偶尔挣扎两个,手还要小心护着身上的人,生怕再让她磕了哪儿碰到哪儿!

    直到两人连闹带疯的都折腾出了一层细汗,冷媚儿这才从他身上下来,又拿起书不理人了。

    孟得魁也不在意,只是这么挨在媳妇儿身边,他都满足得不要不要的,如果能一辈子都这么过下去那才如了他的意呢。